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穿越小小土地婆-> 第六百二十七章 浩劫还是秩序重整
第六百二十七章 浩劫还是秩序重整 作者:蜀椒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6-23
  •     此刻,村长几人从一开始的激动变得不知所措。

        这一路过来都很顺利,却没想到在最后关头卡住了——他们费尽财力精心准备的启蒙食物,孩子却完全不理会?!

        这就奇怪了啊,根据以往的经验,洗三后,孩子就会变得异常亢奋,哭叫着,只有吃了东西才会安静下来,而且这个时候吃的越多越好。

        为什么他的孙儿不一样?

        他忍不住用颤抖的粗糙大手小心拨开柔嫩的小嘴,“乖孙子,你快吃点啊,以后就有蛮牛的力量,猛虎的威严,奔马的速度…”

        孩子受到干扰,转过头扭向母亲怀里,继续睡觉……

        折腾许久,孩子愣是一块肉都没吃下。

        这让几人都显得忧心忡忡。

        吃不下肉,就吸收不了动物的力量,以后可怎么办哟……

        这个世界生存愈发艰难。

        不仅有蛊惑人心吞噬生人的邪魔精怪,还有不断变异进化野兽。

        虽说有五行法师帮他们建立村子的防御阵,在邪魔暴动的时候帮他们抵挡,但,日常生产生活还是非常艰难。

        村中的土地有限,所以他们需要在周边开辟更多土地种植以维持基本生计所需,以及去林中打猎,收集草药皮毛等等。

        而那些动物不仅体型变得更大,也变得更加凶残,更喜欢攻击人类。

        毕竟相对于那些强大的野兽而言,人类简直就是美味又战五渣的弱鸡。

        所以,他们也必须变得更加强大才能获得更多食物,才能保护自己的村子守住自己的财富。

        可是因为他们人类的身体,若是没有特殊的修炼天赋,便限制了他们的体能上限,根本无法和那些野兽去争夺。

        所以,大概在两百年还是三百年前,不知道是哪一位老祖发现了这条秘密通道,将出生三天的新生儿用这圣水洗三,就可以让婴儿启蒙,吃下动物的肉,就能获得动物一样的力量甚至是它们的天赋。

        身体变得更强壮,更有力量,更敏捷等等,甚至也很少得病,连寿元也比以前提升了不少。

        于是逐渐形成他们洗三的传统,

        当然,在这个传承中还有一条禁忌——只能将婴儿放在圣水下面,让圣水滴在孩子身上,切不可将孩子直接放在圣池里。

        毕竟洗三启蒙有那么大的好处,一开始人们对此兴奋激动不已。

        自然也有人开始质疑这条禁忌:圣池里的圣水不也是从上方滴落聚集而来的吗?都一样,为什么一定要在那里等那么久?直接从里面浇水给婴儿洗三不行吗?

        这些敢于质疑权威和挑战的人便真的直接那么做了。

        然后,那个接触到圣池中圣水的手臂当场变化,从上面长出一只猫爪…紧接着更多由不同动物的不同身体部位组合的奇形怪状的东西,从那条手臂上挤了出来,缀了一大团在身体上。

        人们顿时惊恐不已,那人在痛苦挣扎中将一些液体洒到旁人身上,于是但凡沾了圣水的地方纷纷冒出一个个大包,要么冒出一戳毛,要么伸出一节动物肢体。

        至于那个被直接用圣水浇的婴孩,顿时变得异常饥饿,身体飞快地进化,变得有力量,长出牙齿,不仅把准备的肉食吃了,还爬人身上直接开啃。

        毕竟陪着去洗三的都是至亲的人,人们哪舍得对一个那么弱小的婴孩下手,将他抱了出来。

        而后……那婴孩成了村子的噩梦。

        家人一开始无论如何也不舍得伤害自己的孩子,拼命打猎或者购买猎物给他吃,可是对方胃口实在太大,而且一旦饥饿就会显现出一个由无数动物部件组合而成的巨型怪物,无差别攻击所有生物。

        家人根本无法满足他的需要,便将周围邻居以及过路人骗来……

        纸终究包不住火,村民最终还是发现了这家人,于是请五行法师前来相助。

        此后很多年,村民对那个圣水都非常忌惮。

        大概又过了几十年,人们的体质再次下降,没有经过圣水洗三的人体力非常差,只能提几十斤的东西,而且受伤后很容易感染然后死亡,寿元也只有四五十年…

        于是,他们再次启动了这个洗三仪式。

        但人们在里面不管等再久,也不会去随便动圣池里的圣水,而是乖乖等着上方滴落。

        ……刚刚,村长在小心拨开婴孩嘴唇的时候,发现一个让他很揪心的现实——小孩并没有长出牙齿。

        虽然听说在很久远的以前,小孩出生后好几个月才会逐渐冒出牙齿,但,根据他们村子几百年的传统,一旦洗三后,孩子就会自然而然长出牙齿,吃肉。

        他叹口气,难道说洗三没有成功?

        可是刚刚明明看到那圣水滴在孩子身上的啊?

        要不要再把孩子抱过去接一滴?

        以前还从来没有过给孩子接两滴圣水的,经过那次村子大劫后,人们不敢再违逆分毫。

        谁知道接多了圣水会怎样?万一……

        不管怎样,至少现在孩子看起来好好的。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儿子媳妇也有些不知所措,看看孩子又望望村长父亲。

        他们知道村长父亲对孩子的关心和期望不比他们低,此刻都充满担忧和焦心。

        只听村长叹口气说道:“罢了,或许这就是天意吧,这里是圣地,我们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出去了再慢慢想办法吧。”

        儿子突然问道:“对了,恩人呢?她既然能帮我们保住孩子,说不定……”

        媳妇也充满期盼地看着家公。

        村长顿了下,然后摆摆手:“算了吧,她终究是外人,能跟着进来已经很勉强。而且……”

        “而且什么……”

        儿子总觉得每次父亲说到恩人时就欲言又止,想到之前在路上时,看到恩人身体状况,心中也莫名浮现不好的感觉。莫非,孩子就是因为她才无法“启蒙”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正是成败都在此一人啊。

        村长见儿子的样子,说道:“想来你们应该也有所怀疑了。不管怎么说人家也在事实上帮了我们。至少……孩子还在,以后就有希望……”

        三人稍稍休息一下,收拾好东西,抱着孩子原路返回。

        转回时,他们没有看到他们的恩人暖曦。

        没有过多纠结,毕竟之前他们亲眼看到她身体快要融化,想来是自己先回去了吧。

        先回村子再说。

        然而,等他们一路心事沉重地回到村子时,顿时傻眼了。

        这些人……

        …………

        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怎么变得如此陌生?

        而他们也用让人更加陌生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身体不可控地扭动着,眼睛里充满不安和惶恐,紧张地想要说话,可是才一张口,就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钻出来……

        几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叫,怀里的孩子也终于被惊醒了,跟着哭了起来。

        不过,清越啼哭在这一片嘈杂的吼叫中竟如同一股股涓涓细流一样,竟然把所有声音都压制了下去。

        那些正在不可名状变化中的村民逐渐稳定下来……

        另一边,一个身着白袍,白须飘飘的老者矗立上空,面前是黑影集结的超大云团,将村子上空严严实实地遮盖住。

        在这强大的邪魔磁场影响下,即便隔着结界,也逐渐影响着里面的村民,将他们体内的……兽性激发出来。

        这白袍不是别人,正是服下灵丹的程子英的师父,人称灵上法师。

        刚才已经交过手,灵上法师才发现这些邪魔竟积累了如此庞大的力量,而且他们现在盘踞着,还在等着更多的邪魔汇聚。

        他心中暗暗叫苦,不是说其他地方的五行法师很厉害的吗?把各个地方的秩序都维持的很好吗?

        为什么这一刻只看到无数成了气候的邪魔,却没看到法师赶来?

        难道说……

        这些邪魔显得非常兴奋,虽然没有预料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法师不知死活地与他们负隅顽抗,但,就算对方现在提升到仙灵之境,他们也全然不惧。

        他们只留下这团黑云与灵上法师周旋,而更多的黑云则开始进攻香塔村,他们真正目标是……圣地。

        灵上法师也看出这些邪魔的目的,拼尽全力冲击面前集结的黑云大阵,然而他的力量在这庞大面前就像一只蚊子对上一头大象。

        还是可以灵活变换身体的大象,你冲过去,人家中间就空出一个空间,从外围将你包裹住。

        任由你在里面左冲右突,都会被缠上。

        从黑影包裹中钻出一个个人,他们朝着灵上法师喊道:“…灵上法师,我们尊敬你是一位守护这个世界修炼者,所以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但你也要认清眼前形势,只有你一个人是无法抵挡我们的。这就是大势所趋…”

        “为什么,你们曾经也是法师,你们是人类,你们为什么要与魔同流合污?”

        “灵上法师,你这么说的话我们就不认同了。什么叫人类与魔同流合污?魔与鬼魂与精灵一样,我们与所有世间生灵都是共生共存的关系,那就是我们世界的一部分,也是我们本性中的一部分。每个人,或者每个生灵本身就具有魔性,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压抑我们的本性而宣扬与本性相悖的东西?比如本性和魔性中本来就应该自私并且不被约束的自由,却偏偏要求我们要去无私要限制我们的自由?这一点也不尊重本性啊…”

        “荒谬,一派胡言。魔就是魔,还说的那么高大上,受死吧……”

        “哈哈,就凭你?我们是尊敬你可怜你才不跟你计较,你不会真以为就凭你就能撼动整个世界的力量了吧?”

        灵上法师被气的身上法力暴乱……

        另一边,是无数从莫怪森林中集结而来的魔兽精怪等等。

        他们体型怪异,有的三头六臂,有的长了几条尾巴,有的爪子长在背上…体型庞大,每个都至少融合了四五种动物,有的甚至有数百种之多。

        如同一座座小山一样,每走动一步就地动山摇。

        顿时间,整片森林都动了起来,无数山峰从里面拔地而起,纷纷朝着香塔村聚拢。

        因为整个地层都在浮动,所以枔靖安置那两个法师的地方不可避免被波及,然而,他们并没有被浮动的底层掀飞然后被掩埋被践踏,而是被一个植物和动物融合的精怪扫进自己的一个树洞中,里面空间足有一个小房间大小。

        两人除了法力还没恢复外,身体已经完全修复好了,他们撑着粗糙树洞壁,惊异地看着从他们旁边轰隆隆跨过一个个超级巨型。

        原来,他们终极异化形态的这个样子的。

        虽然曾经师父让他们不要去招惹森林深处的东西,可是这次他们为什么暴动?而且方向正是香塔村。

        如此多的庞大怪形,岂不是一个冲锋就把村子踏平了?

        对了,师弟还在那里……

        不管他们如何焦心,奈何身上法力全无,想御剑飞行或者施展轻身术都不得行。

        “…那个,请问…你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树精巨怪的反应本来就比普通精怪慢一些,好一会才又有意念传递过来:“…有人…要颠覆我们的秩序。她让我们不要伤害你们,你们好生在这里待着就是…”

        两人醒来后就被一连串事情震惊着,此时才想起他们被师弟打飞出去……哦错,是有一股力量帮助他们逃过一劫。可,那样重的伤…他们竟然还活着?

        “她是谁?为什么要救我们?……”

        “……”

        坐落在群山之间的小小村子就像在波涛骇浪中的小小芝麻一样。

        然而,即便看起来如此渺小又微不足道,却又诡异地成为所有力量交汇的中心。

        在这个中心边缘,那个曾经被灵上法师寄予厚望的,以为可以用他的善良而改变世界法则的,充满悲天悯人胸怀的程子英,正一脸懵地看着这一切。

        天空中是遮天蔽日的,并且越来越多的魔怪。

        这些魔怪不是别的,他一早就看出他们的本体,那些法师,还有一些被魔化的动物。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