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老天师来了 作者:七杯奶茶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6-24
  •     辟水没想到竟然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刚刚注意力都在沈沐晚的身上,这一下,差点儿被自己的寒气打中,身形猛闪才险险躲开。

        那道寒气打在地上,那片地立时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晶。沈沐晚看着那地上的冰晶,心里一阵的寒意,这要是被这道寒气打中,自己非得成冰雕不可,还是是那种永远化不开的冰。

        “什么人?敢偷袭?”辟水心中一惊,要知道以她现在的修为,十里之内有比她修为低的人存在她都能感知得到,可刚才却一点儿也没感觉到,是对方修为太高吗?

        她这句话的话音未落,凭空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一身玄色衣服,俊朗非凡,一个一身白色僧袍,飘逸脱俗。

        “是你们?你们怎么会凭空出现?”刚才惊的是有人可以躲开她的感知,现在惊的是此二人出来的身法,凭空出现,实在诡异。

        沈沐晚三人并没想解释无花土灵珠的事,晏瀚泽手中拿着焚天,上前一步,剑尖直指向辟水,“我娘当年就是被你们打入的幽冥鬼域,今天我就杀了你先给她出出气!然后再去找你们的老天师,讨说法!”

        辟水脸上露出不屑,“就凭你?”

        说着将自己手上的寒冰剑向空中一抛,“本天师最不喜欢麻烦,既然你们都与我作对,那就送你们一起下幽冥鬼域,去见你娘吧!”

        说着手中指诀快速变幻,寒冰剑立时化作无数柄冒着寒气的冰刃,向着三人刺去。

        沈沐晚刚想出手抵御,却被晏瀚泽一挥手作了个结界,将她与无花罩了起来。

        “阿泽,你干什么?快把我们放出去,你不要一个人对付她!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你……”

        不等沈沐晚说完晏瀚泽就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师尊,放心,徒儿现在已经不再是任人欺凌的孩子了。何况这是我自己的仇,我想自己报,师尊只要替徒弟压阵即可!今天就是这辟水的祭日。”

        声音冷得像结了冰,但眼里却燃烧着战斗的火焰。

        只见晏瀚泽焚天剑一翻蓝色火焰爆起,将刺向他的冰刃全部挡住,那些冰刃同时爆裂,碎在空中成了齑粉。

        辟水也被余波震得向后退了两步。

        “你这是业火?你竟然是天魔之体?孔萱那贱人都不是天魔之体,没想到你这个小杂种竟然会遗传了孔雀大明王的天魔之体。”辟水惊道。

        同时也不敢再小看晏瀚泽,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将里面的液体倒出来一些,那液体悬浮在空中,泛着淡蓝色的光芒,“既然如此那就让你尝尝幽冥泉水的滋味!”

        说着掌心运起灵力将液体向着晏瀚泽洒来。

        沈沐晚知道这幽冥泉水,能将人化成脓血,没想到辟水竟然有这么阴毒之物。

        “阿泽千万小心!”沈沐晚叮嘱道。

        “嗯!”晏瀚泽嗯了一声,将手中的焚天挥舞了起来,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与此同时,将魔力注入刀身之内,业火瞬间化作一条火龙,张开大口将那股幽冥泉水一口吞进。

        并且在空中转了个圈,一张嘴冲着辟水吐了出去。

        辟水没想到晏瀚泽会这么做,一时大意被阴了一道,闪身不及几滴幽冥泉水溅在了她的脸上。

        瞬间她的脸上冒出一股白烟,空气中回响着一阵“咝咝”声,像是肉在锅里用油煎的声音。

        同时辟水的惨叫声也在空中回响起来。

        沈沐晚和无花从防护罩里出来,站在晏瀚泽身边,三人一起看着在地上疼得直打滚的辟水。

        “要一刀解决了他吗?”沈沐晚问向身边的徒弟。

        晏瀚泽摇了摇头,“那太便宜她了,也太便宜天师府了!”说着一道魔气注入辟水的体内,辟水的叫声更凄惨了。

        “魔虫?你什么时候会用这个了?”沈沐晚见他用的竟然是在自己梦境中的那个晏瀚泽给她用的,让她痛苦不堪的魔虫,心中一惊。

        自己都不会这个,徒弟怎么会的?

        “在你梦里学的。”

        靠,这学习能力也太逆天了,要是自己有这学习能力什么清华北大的早考上了。

        “现在就带她到雍城去,把她和皇后的事都翻出来给老百姓看看,还有那个太子!”晏瀚泽说着伸手一抓就要把还在惨叫着的辟水抓入手中。

        可就在这个时候,空中传来一声断喝,“小子,休狂!得饶人处且饶人!”

        声音未落,辟水身前就站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修士,一袭白衣。

        “老天师?”沈沐晚脱口而出。

        晏瀚泽嘴边噙着一抹冷笑,“好,今天就把新帐旧帐一起算了吧!”

        说完焚天剑便向着老天师刺去,剑上蓝色的火焰烈烈燃烧。

        老天师眼皮都没抬一下,长袖一挥,焚天就仿佛被人牵引着一下失了方向,扎到了一边的土里,剑身上的火焰也瞬间消失。

        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

        “阿泽!”沈沐晚扯住要冲上去的晏瀚泽,“阿泽别冲动,我们从长计议。”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他。”晏瀚泽心头的火已经压得太久了,此时什么都不想顾,只想杀了这个将她母亲打入幽冥之人。

        手一招,焚天又回到了他的手中,他握着剑冲了上去,与老天师战在了一处。此时他身上不止灵气在涌动,同时魔气也与灵气融合在了一起。

        整个人的修为提升到了化神后期,几乎与老天师相差无几。

        沈沐晚看得心惊胆寒,虽然晏瀚泽现在看起来与老天师的实力相差无几,但他毕竟是用魔气强行催化的灵力修为,短时间内还好说,但时间一长,必会落入下风。

        显然老天师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打得并不急,只是在耗着晏瀚泽的力气,等到他力竭之时,便是老天师总攻之时。

        只可惜沈沐晚虽然看出来,但却已经没有能力帮手了。她现在只是元婴后期的实力,而晏瀚泽和老天师是化神后期,自己过去,不但帮不上忙还会让晏瀚泽分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晏瀚泽此时也已经明白了老天师的战法,可他已经骑虎难下,如果停手,那就是对方反击之时。自己根本接不下来,如果继续自己只能最终被耗死。

        思来想去,他咬了咬牙,用尽力气将焚天掷向老天师,借着老天师挥手格挡的瞬间,向着沈沐晚他们相反的方向逃去。

        老天师见状冷笑了一声,“小子,现在想逃来不及了!”说着手快速结印,空中瞬间电闪雷鸣,一个闪着金光的结界从天而降。

        一下把晏瀚泽罩在了里面,与此同时,罩内的地上伸出四条锁链,把他的四肢牢牢地锁住。

        “灭魔大阵!”老天师微微一笑,“已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