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孪生(二更) 作者:天泠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8-15
  •     顾燕飞探了探韦菀的脉搏,从袖中摸出了一张符,将符纸贴在了韦菀背上还在汩汩流血的伤口上,解释了一句:“这是止血符。”

        止血符顾名思义,当然是止血用的。

        所以,韦菀还有救对不对?卫国公夫人眼底浮现一丝希望的火苗。

        看着呼吸微弱、奄奄一息的幼妹,卫国公脸色铁青,额角暴起根根青筋,既生气,又心痛,拔高嗓音怒道:“杀!”

        他的心头滔天的愤怒随着这一声宣泄了出来,声音如龙啸般响彻云霄,气势逼人。

        “留个活口。”跪在韦菀身边的卫国公夫人艰声道,声音沙哑,泪水更是抑制不住地自眼角淌落。

        见卫国公没有反驳,一众护卫也明白主子的意思了,训练有素地分工行动。

        今天随卫国公前来的这些护卫个个都是国公府的精锐,甚至还陪同卫国公上过战场,手上个个都见过血。

        他们全都身手极好,几个人刀起刀落,就杀了三个着灰色粗布短打的劫匪,只留下最后的那个大胡子。

        为免大胡子自杀,其中一名护卫又出手如电地卸了他的下巴,痛得他面目扭曲。

        这一切发生在十息之间,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国公爷,其他人都已经就地处决。”几个国公府的护卫押着那大胡子去向卫国公复命。

        躺在的许彦直到此刻才幽幽地醒转过来,抬手摸着高高肿起的额头,触手都是血。

        他的脑子里还在嗡嗡作响,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许彦近乎无声地呻吟了一声,一睁眼,就看到了几丈外的卫国公夫妇,昏迷前的记忆迅速回笼。

        见卫国公夫妇的注意力都在韦菀身上,许彦紧紧地攥了攥拳头,眸色晦暗。

        他咬着牙没做声,艰难地从树干与马车之间的空隙匍匐地爬出,然后爬进了那辆倾倒的马车中。

        不一会儿,他就把许珞从马车里抱了出来,一手捂着儿子的的嘴,躬着身悄悄地往马车后方绕去,蹑手蹑脚……

        许彦只顾着抱着儿子跑路,以为卫国公府的人都没注意到他,却不知后方一双清清亮亮的杏眸正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顾燕飞侧身把地上的那块碧玉佩捡了起来,指腹在玉佩上摩挲了两下,只见玉佩上刻着一头咆哮的猛虎,明显是属于男子。

        她又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小姑娘蜷缩的右小腿,心里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顾燕飞往玉佩中灌注了一点点的灵力,随手一掷,衣袖随之飞扬……

        那闪着白光的玉佩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曲线,准确地砸在了许彦的后脑上。

        “咚!”

        许彦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高大的身躯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连他怀里的许珞也狼狈地摔了个五体投地,男孩“哇”地哭喊了一声。

        国公府的护卫们正在检查地上的那些尸体,此刻才注意到这一幕赶紧冲了上去,就把昏迷不醒的他给拿下了。

        “大舅父!”许珞从地上爬了起来,掌心被地面上的石子磕破了皮,疼得他小脸皱成了一团。

        他想冲过去找卫国公,却被两个护卫合力拦下了,不让他靠近卫国公夫妇。

        他还小,面对两个人高马大的护卫,犹如婴儿般脆弱。

        护卫长赶紧过去请示卫国公:“国公爷,这吉安侯世子许珞该如何处置?”

        卫国公还未回答,被护卫拦下的许珞已经扯着嗓门叫嚣起来:“大舅父,他们胆大包天,竟然敢拦我,你快打死他们!”

        许珞目露桀骜的凶光,下巴高高昂起。

        “抓起来。”卫国公果断地吩咐护卫长道,眼神冷漠地看着男童。

        别说许珞这孩子身世存疑,就算他真是韦菀生的,他性情这般乖僻桀骜,自己身为长辈也得管。

        护卫长明白卫国公的意思,直接照办。

        “燕飞,血止住了……阿菀伤口的血是不是止住了?!”卫国公夫人一直盯着韦菀的伤口,激动地喊了出来。

        顾燕飞点点头:“血暂时止住了。”喂她服下了一颗丹药,才又问道:“附近有没有庄子?”

        “有,有!”卫国公夫人忙答道,“就在距离这里最多两里路的地方。”

        卫国公一声令下,众护卫们先是合力将那辆倾倒的马车扶正,又重新换了两匹拉车的马。

        最后,卫国公将昏迷不醒的韦菀抱上了马车。

        众人火急火燎地匆匆上路,由一名熟悉地形的护卫在前方领路,一盏茶功夫后,一行车马就抵达了卫国公夫人说的那处庄子。

        庄子里的人完全没想到卫国公夫妇会忽然来此,整个庄子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不到一炷香功夫,众人就在庄子里安顿下来,一切井然有序。

        韦菀被安置在了一间厢房里,有婆子给她擦拭了身体,仔细地包扎了腰部的伤口,又给她重新换了一身衣裳。

        为了避免压到伤口,婆子仔细地给韦菀调整了一个侧卧的睡姿。

        许瑶握着韦菀的手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目光死死地盯着她安详的睡脸,片刻也不肯离开。

        顾燕飞喝了半盅茶后,就听榻边的许瑶在喊:“娘……娘,您觉得怎么样?”

        床榻上的韦菀眼睫微颤,幽幽地睁开了眼,眼神还有几分恍惚,她下意识地反握住了女儿的小手。

        顾燕飞、卫国公与卫国公夫人皆是闻声而去,顾燕飞扫视了一番韦菀的脸庞,不动声色地挑了下眉梢。

        榻上的韦菀印堂还是覆着一层死气未散。

        韦菀眨了眨眼,眼神清醒了不少,嘴唇因为失血过多惨白如雪,还很虚弱。

        她直直地看着顾燕飞,真诚地说道:“顾二姑娘……谢谢你。”

        若非是顾燕飞及时赶到,今天她与女儿这两条命非折在那里不可。

        回想着昏迷前发生的一切,韦菀的心头充斥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悲哀与无力。

        韦菀的目光又慢慢地看向了卫国公夫妇,声音沙哑地问道:“大哥,大嫂,你们是怎么找来的?”

        卫国公夫人在榻边坐下,伸出一根食指轻点着韦菀的额心,叹道:“你啊你,就是一副急脾气!”

        “你跑得这么快,我们追都追不上……”

        “……”韦菀抿了抿唇面露尴尬之色,一时哑口无言。

        她一向最宝贝一双子女,在卫国公府的时候,听到顾燕飞咒她与孩子会死,当下气得不轻,也不想听顾燕飞把话说完,尤其当时又见大嫂和娇娘都向着顾燕飞,更是火冒三丈,一气之下就走了。

        就因为她一时冲动,她差点害了她自己,更害了女儿。

        韦菀闭了闭眼,语调艰涩地问道:“许彦呢?”

        她深吸一口气,徐徐地、坚定地说道:“我要见他。”

        卫国公其实不想让妹妹再见许彦,可他也知道以妹妹的性子必须让她见一见许彦,否则她下半辈子怕都无法释怀。

        “去把许彦……还有许珞一并带来。”卫国公对着旁边服侍的婆子吩咐道,那婆子领命后,就匆匆地出去了。

        紧接着,卫国公夫人就让另一个婆子把许瑶带了下去,许瑶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厢房内只剩下了他们四人。

        屋内静了一瞬。

        韦菀深吸一口气,苦涩地说道:“许彦他说,他说……”

        她一直紧绷的心弦因为面对她的亲人,终于崩断了。

        她的泪水疯狂地自眼眶滑落,声音嘶哑地说道:“他说,珞……许珞不是我生的。”

        “许珞是他和别的女人……”

        想着许彦说到卿儿时的深情,韦菀的心脏又是一阵抽痛,眼眶更酸涩了,泪水滚滚落下。

        她的夫君背叛了她,孩子已经六岁了,意味着他与那个女人至少暗通款曲七年……甚至更久,而她毫无所觉。

        韦菀又闭了闭眼,贝齿深深地陷进下唇中,几乎咬出血来。

        卫国公夫人俯身用一方帕子仔细地拭去韦菀眼角的泪水。

        韦菀勉强对着卫国公夫人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可是笑容却是苦涩无比。

        她定了定神,又道:“当年,我请过不少大夫,也请太医看过,明明都说怀的是双生子。”

        “许珞怎么会不是我生的?!”

        韦菀直到此刻仍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气息凌乱急促。

        “……”卫国公夫人的心头沉重得像是压着一座山,欲言又止地抿了下嘴唇,忍不住转头去看顾燕飞。

        顾燕飞立刻接口道:“从卦象来看,令嫒有一个孪生妹妹。”

        “你生的应该是一对双胞胎女婴。”

        女婴?!韦菀的双眸瞪大,有那么一瞬,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问道:“那个孩子呢?瑶姐儿的妹妹呢?”

        她根本不敢去想,不敢去猜测,心脏猛烈地收缩着。

        顾燕飞看着韦菀的眼睛,徐徐道:“卦象显示,那孩子已经死了。”

        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韦菀一手猛然抓住了下方的褥子,紧紧地捏紧,捏得指尖发白,手背上的根根青筋暴起。

        韦菀的脑子里嗡嗡作响。

        在极致的震惊之后,一股强烈的悲怆感席卷她全身,心中似有什么东西四分五裂。

        这一回,她没有再说不信。

        即便她再不愿意去相信,那就是真相。

        1秒记住114中文: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