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战朱门-> 第三百一十章 重阳
第三百一十章 重阳 作者:芭蕉夜喜雨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8-06
  •     博雅书塾,一众学童争先恐后往大门外冲。

        霍念左手牵着方琦,右手拉着小胖子顾昱,高高兴兴往院门外走。

        “霍念,明天去了梅花山,我再去找你玩。我明天带好多好吃的东西上山,到时候我们一起吃!”

        霍念新结交的朋友,小胖子顾昱有些不高兴:“为什么你们都去梅花山?梅花山我们去年都去过了,我们一起去栖霞山好不好?”

        顾昱是个小胖墩,家里得知书塾有了教武艺的先生,立刻帮他报了名。

        学武艺的每天比大家晚下学半个时辰,霍念又多了一个好朋友。

        听了顾昱的话,霍念还没反应,方琦就说了:“栖霞山比梅花山远,干嘛要去栖霞山!”

        顾昱梗着脖子:“栖霞山风景好啊,而且就是因为梅花山太近了,大家都往梅花山跑,明天一定人挤人,一点都不好玩。我们一起去栖霞山吧?”

        霍念摇头:“我家都说好了,去梅花山的。我们早一点去就不会跟别人挤做一堆啦!”

        顾昱嘟起嘴,他想跟两个好朋友一起玩。要不回家让祖父祖母也去梅花山吧?想着又开心了起来。

        三个好朋友,嘻嘻笑笑地走到书塾门口。

        “娘,姐姐!”

        霍念见着了娘和姐姐来接他,高兴地松开两个好朋友的手,飞扑了过来。

        “我好想娘和姐姐哦!”

        又是好几天没见到了,霍念高兴地很,抱着娘的腰仰头看着杨氏笑得开怀。

        杨氏一颗心都要化了,在他头上脸上摸了又摸:“怎么又瘦了点?”

        霍惜有些无语,这才几天,哪里又瘦了?扭头看向皮小子,这一看,咦,还真瘦了点,“练武很辛苦吗?”

        霍念松开娘的腰,又猴到姐姐身上,点头:“辛苦呢。我们每天除了蹲马步,还要跑步,跳坑,走梅花桩,好累哦。”嘟着嘴求姐姐关爱。

        “跳坑?”走梅花桩杨氏听过,跳坑是什么?

        霍惜也不懂。

        “就是在练武场,挖了一排的坑,深浅都不一样,有的到小腿这么深,有的到膝盖,有的到腰这里,有的到胸口,还有更深的到腋下,到脖子这里,一排好些个坑!念儿现在只能跳腰这么深的。而且也不是每次都能跳上来,有时候就是跳上去了,还会倒摔回去,还会磕到脑袋。”

        皮小子一边说着,一边回忆着训练的场景,条件反射地摸着脑袋,疼感好像还在,脸上可怜兮兮的。

        霍念一说,霍惜便懂了,这怕是要锻炼武者下肢的力量。

        看杨氏心疼地摸着他,又问他:“你们蹲马步都没蹲好,就练习走梅花桩了?”

        “我们不像先生那样走那么快,先生只让我们在上面走,慢点走,也没事,只不能掉下来。每天走的路线都不一样。”

        霍惜一听便懂了,这应该是练习敏捷性和腿上的灵活度。

        看来书塾请来的武先生还是有些东西的,霍惜便放心了。

        “爹呢?舅舅呢?”霍念四下望了望。

        霍惜瞪他,这是想全家都来接啊?

        “你爹帮铺子运东西了,舅舅给人送礼去了。走,咱回家,饿不饿,娘带你买东西吃?”

        霍念跟几个同窗挥手告别,牵着姐姐和娘的手离开,一路买了好些吃食,吃了个肚饱,高兴地一路蹦了回去。

        次日,除了霍家,邹家三口,还有娄青瑶母女,加上一个沈洛,十一人,租了两辆大马车,带着各种吃食酒水,天刚蒙蒙亮,就往梅花山出发了。

        以为出来的挺早,没早到一路车马不绝。占了个出来早的先机,路上倒是没堵。

        巳时中,终于到了梅花山脚下。

        坐在马车里,屁股都快颠散了,霍惜下来,只觉得这才活了过来。而霍念却像出笼的鸟一般,精神奕奕,望着眼前的山景,哇哇叫唤。

        “娘,你要不要紧?”霍惜扭头扶住杨氏。

        本来大家让杨氏呆在家里的,可她说没那么娇贵,便在马车上垫了厚垫子,一路慢慢悠悠过来了。

        “没事,娘好的很呢。咱苦日子出身,可不是那些高门大户里养的,走一步喘三喘的贵妇,娘现在都能扛包,还能跟你爹拉网捕鱼,在庄子上也能干活,就你们这担心那担心的。”

        见她精神不错,霍惜等人都放了心。

        霍念过来牵她:“娘,念儿牵着你慢慢爬。”

        “好,念儿最懂事了。”杨氏一脸宠溺的笑。

        “囡囡也扶着伯娘慢慢走。”小囡囡现在被养得圆润活泼了不少,很得大家的喜欢。

        杨氏想着生个这么听话的小囡囡也不错,高兴地拉了她的手:“好,囡囡也扶着伯娘慢慢走。”

        娄青瑶笑着摇了摇头,走在杨氏一侧。

        一家人便寄了车马,拿着吃食等物,进了山门。

        杨福,邹胜,沈洛三个是劳力,把带来的东西都包了,又是背又是拎的,霍二淮便扶了邹阿爷跟在后面。

        邹阿爷不让他扶:“不用你扶,我身体好着呢,爬个山算什么事。”也不用他扶,自个登登登,走在大伙前面去了。

        邹阿奶笑骂了一句:“这死头子。”和霍惜跟着他后面。

        九九重阳佳节,九为阳数,九月初九,二九相逢,又曰重阳。

        京师历来有登高祈福,赏秋饮宴等习俗。从上古起,老百姓便爱在重阳节举行庆丰收祭天祭祖的活动。

        后又因九为数字中最大,有长寿长久之意,这个节日慢慢演化,有了感恩敬老的意思。

        今日的梅花山,山道上,不时能看到不服老的老者脚步稳健往山顶上爬。

        走得还快得很,让霍念和小囡囡都看呆了。

        两个小朋友也不服气,追着逐着也往山上跑。只是还不到半山腰,小囡囡就腿软了,如霜打般蔫蔫地看着自己的娘,要抱。

        霍念倒是还好,可能练了一段时间的武艺,歇一歇倒还能继续往上走。

        霍二淮想背他的,他还不要。

        “娘,我给你叫个软轿吧?”杨氏这一胎好不容易怀上,霍惜不想她出了什么岔子。

        杨氏不想搞特殊,不愿坐软轿,霍惜便在半山腰寻了一处风景好的地方,大伙坐下看景吃些东西。

        而他们在半山腰歇脚的时候,张辅也带着一家人到了山脚下。

        ------题外话------

        朋友们,明天见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