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祭祀 作者:妙龄童ann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8-09
  •     宋念是最忙碌的,手里可用的人不多,县衙可信的人更少,好不容易理出点头绪,找人圈出的吉日也到了,他还得换上绣着黄鹂的绯色官服——没错,的确是“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的那个黄鹂。

        白鹭也是官服上的绣饰之一,不过是六品官的,等宋念穿到的那天,还有得熬呢,倒是王琦已经穿上了这身官服了。

        官服是朝廷统一发放的,一共两身,一身是春夏款,一身秋冬款,一整套,从领口到脚都有相应的配饰,而且只发这么一次,如果穿坏了就自己找官方指定店铺修补或买新的。

        一套春夏款的新官服也得十两银子左右,而像宋念这种下县的县令,一年的俸禄也就五十两。

        所以,官服只有在重大节庆日、朝见、祭祀、升堂的时候才会穿。

        其他时候还是以常服为主,如果想表明身份地位,那就在腰侧挂官印,或者穿一些官员才可以穿的颜色。

        而宋念今天之所以这么郑重地穿了官服,一是为了祭祀,而是为了正式在县衙所有下属面前亮相。

        如果说接了朝廷的任命书和官印是法律意义上的正式成为县令,那么择良辰吉日在全县百姓的见证下祭拜过城隍庙、土地公,再去县衙受县衙内众官吏的拜见,则是在现实意义上成为了县令。

        如果非要类比的话,大概就是在现代某些传统观念比较重的地方,法律婚姻和事实婚姻之间的关系。

        法律婚姻受法律保护和官方认可,可在老家的大爷大娘大姨大舅心里,不办酒席就不算结婚。

        只办酒席不领证那是耍流氓,但只领证不办酒席,难免让老家的亲戚故旧说闲话。

        当然了,结婚这种事,只要自己头铁,谁的闲话都不顶用,可官员任职却不一样,还是得考虑当地百姓的惯有思维的。

        因此,此时的宋念,就跟已经领了证即将办婚宴的新嫁娘一样,早早起床收拾打扮,饭都不敢多吃一口,怕仪式进行到一半突然想进行某项新陈代谢的活动。

        家里其他人也差不多,就跟送嫁的娘家人一样,心里的忐忑一点都不少,坐在一起,腿却忍不住抖抖抖。

        好不容易挨到晨光微亮,走路上能看清路了,一家人这才一起坐车去了城东的城隍庙。

        宋筠见过自家祖母娘亲实用主义式求神拜佛,也去道观看过斋蘸科仪,但自家,准确地说是自家爹作为主角去进行祭祀活动,还是挺让她期待的。

        她忍不住联想到曾经去天坛地坛旅游时,感受到的那种庄重肃穆,不知道秦西县的城隍庙是不是同样的庄严?

        当然不是啦。

        下了车后,宋筠只看了一眼,就迅速自问自答。

        这城隍庙倒是简陋得可以,虽然因为今日的祭祀活动稍微修正打扮了一番,但建筑的简陋还是清晰可见的,一共只有三间屋子,周围粗粗围了圈围墙。

        正屋供奉着城隍爷,身着戎装,眉目威严,目视前方,一手握剑,一手持印,两侧大概是童子之类的存在。

        左间是城隍庙的道士坐卧起居的小房间,右侧是给过路的客人留的房间。

        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可看的了。

        比起宋筠这些年在黎阳县也好,晋州府府城、京城也罢,所见的各色庙宇,这大概是条件最不好的。

        不过,宋筠倒觉得这是件好事。

        穷不可怕,可怕的是穷还没指望,没指望导致愚昧,只能指望着虚无缥缈的神佛庇佑。

        如果秦西县贫困,但宗教场所却建得豪华,香火鼎盛,那只怕宋念的当务之急都不是盘活经济,而是改造思想了。

        等仪式进行的时候,宋筠他们就得退出去了,只留了宋念以及县衙的几个官员在里面祭拜。

        宋筠他们只能和周围观望的百姓一起站在外面,并随着城隍庙里传来的唱念仪式步骤的声音一起,或拜或起。

        祭祀结束后,宋念又马不停蹄地去了县衙,这就又是家里人不能围观的了,所以宋老太太做主,一家子先回家,等宋念晚上去城隍庙斋宿的时候,再去送他。

        这又是一个很有些传奇色彩的仪式。

        据传,县令上任之前去当地的城隍庙斋宿,如果城内有冤情冤案的话,城隍就会托梦告知。

        民间一直有城隍托梦、清官断案的传说,也有包公在城隍庙祷告,从而天降雷火烧毁要童男女祭祀的野庙的故事。

        不论真假,上任的官员,都得表明一下自己做父母官后决心好好治理当地、造福百姓立场,,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惯例。

        要宋筠觉得,这其实是很方便新官上任烧三把火的理由,如果提前探查出什么不法事,借城隍托梦去开刀,在百姓那里引起的反弹最小。

        等宋念在城隍庙斋宿三天后回来,又休息了两日,就到了宋家正式宴请的时候。

        这样的宴请,不管心有多少小九九,被请到的人都得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去参加,不然就是他们自己不识抬举,上赶着被新县令拿来杀鸡儆猴了。

        而宋家呢,也要借这次宴请表现出友善友好和谐的态度,换句话说,就是提早站在道德制高点上。

        作为秦西县第一家庭,为了这次公开亮相,宋家可没少折腾:

        安排几桌,每桌都坐了谁,谁和谁挨着,谁和谁隔开,由谁引客人入座,又由谁招待某几位,招待的时候需要从什么话题入手……

        每桌需上几个菜,各是什么菜式,以秦西县本地特色为主还是和宋家惯常的口味结合,什么时候开始上菜,间隔时间多久……

        饭后需要准备什么活动,客人醉酒或不适或有老人小孩需要休息的时候,要提前准备什么应急措施,有人闹事如何处理……

        如何安排客人们回家,哪家先哪家后,要准备什么赠礼……

        类似的宴席自家不是没办过,但因为初来乍到,宴请的客人立场不明,以至于很多事都显得束手束脚,需要一再考量才能决定。

        而与此同时,距离县衙很近的几家,也在为这场宴席而各自思量……

        ------题外话------

        七夕的节日氛围也太浓厚了叭,今天逛某个app,点个赞还出现好几种七夕动画

        1秒记住114中文: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