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表爸爸 作者:雪色香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5-13
  •         时间回到此时德芸社的后台就能发现,自陈欢语和孙悦两人走上舞台后,下场门的角落处此时就已经站满了今天的相声演员。

            央妈相声小品大赛总决赛也就是刚刚发生两天而已,外边的吃瓜群众不知道,他们的师父去参赛去了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于是当然也就知道了,在他们

            而此时舞台上的这位逗哏,拿的却是真真正正的一等奖,是全体相声演员中的第一名,更不用提还是央妈组织的官方比赛了,这个含金量有多高,只要是个人都懂得。

            虽然遗憾的是比赛的节目现在看不上吧,但是现在就难得有这样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机会,大家自然是想要好好看看陈欢语是怎么样表演的,争取多学习学习。

            舞台上此时又是一个包袱,逗的台下的观众哈哈大笑,陈欢语潇洒、自然的台风,和大多只有内行人,才能感觉到其中内部行云流水的节奏,都是让几名年轻的相声演员惊叹莫名。

            “我滴个妈呀…………就这么一个基础的论捧逗,这真是玩出花来了啊。”理着寸头瘦高个的曹云鑫摇了摇头,忍不住心驰神往的感慨道。

            “是啊实话实说,之前我一直感觉这两人这么年轻,估计说的再好也就那么回事儿,好家伙现在这每次看过欢语哥的表演,真的是感觉每次看每次都差了好大一截。”

            “就这个火爆的台风,还有这个包袱设计、这种行云流水的流畅度…………太牛了!比起来我真是感觉咱们的节目好垃圾。”

            曹的搭档刘云田也是开口吐槽道,其他几个相声演员也都是纷纷点头附和,几乎每个人心中都是既有羡慕又有失落的。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说起来简单,但是如果不真正经历过的话,没有人会愿意相信的,大家都会对自己有着一份迷之自信的。

            只不过这个自信心在随着陈欢语的到来,几乎压低到了谷底,毕竟虽然郭桃儿再怎么厉害,但是毕竟年纪是要比他们大不少的,不是同龄人少有可比性。

            更何况的是郭桃儿还是他们的师父,师父那水平更牛那自然是一定的,这个身份就是对比陈欢语来说要好接受的多。

            “说、逗都这么厉害,师父说他的学唱也都很好,一共四门功课,他就没有一点缺点吗???”

            何云炜看着舞台上的陈欢语,忍不住也是开口吐槽道。

            “有缺点啊,而且还挺大的呢,那就是很容易招惹仇恨嘛,这都不用说外人了,就算他是咱们德芸社帮忙的演员,我都莫名有种想针对他的感觉,老话讲得是真的好啊,不遭人嫉为庸才…………”一旁的李菁笑了笑实话实说道。

            “牛批…………”

            “真牛啊………………”

            台下的相声演员边看演出边偶尔互相讨论着,而陈欢语和孙悦两人的相声也在稳步进行着。

            “哦不是那照你的意思说我不会逗哏??”孙悦道。

            陈欢语一脸理所当然的神情道:“那肯定的啊,你那台词本上有逗哏那么多的词吗?”

            “诶各位观众朋友们真不是我吹牛,这要是打个比方,我说一个字能定一块砖头的话,我这边一场相声得两万个字,这要是一年的时间里,我几乎都能造出来一座万里长城永不倒了。

            他那边呢?“嗯”“啊”“这是”“哎、嗨、呦”这些全部都加起来,一场相声说不了一百个字,一年的时间里啊,将将够磊一座坟的。”

            “去你的吧,垒坟也是给你住的我告诉你,你要这么说可是把我的火给拱上来了。”

            “今天啊别的不说!起码我要证明一下我自己,你过来我这,我给大家逗哏说一段看看大家乐不乐这个直观吧?”孙悦直接道。

            舞台上两人的演出,到了这里就是开始入活了。

            从最一开始的竖立矛盾,为的就是最后的这点,让逗哏捧哏的杠上了,逗哏的说自己说观众就笑,捧哏的说,观众就不笑。

            来来回回逗哏讲笑话,捧哏拆台,捧哏讲笑话,逗哏拆台。

            到了最后这遍,变成逗哏讲笑话,捧哏玩命拆台,逗哏最后要说出来你爸爸怎么怎么样,这个包袱抛出来,把观众逗乐就算赢了。

            而捧哏的自然的想尽办法拆台使坏,于是这碰撞的过程中也就自然摩擦出了很多搞笑的元素

            双方语速都很快,再次轮换一轮又变成了陈欢语逗,孙悦拆台:“辛苦您呢!”

            孙悦:“您辛苦!”

            陈欢语:“昨天呢,我到您家去了。”

            孙悦:“到家到家吧。”

            “我啪啪这么一打门呢,从里面出来一个人。”

            “出来人出来人吧。”

            “我一看这个人不是外人。”

            “我家没有外国人。”

            “这人…………是你媳妇我大嫂子!我跟大嫂子问起你呢,说你没在家。”

            “没在家没在家吧。”

            “我就走了。”

            “那走走吧。”孙悦无所谓的回答道,坚决是不给陈欢语捧半路句,看似轻松,实则思维和耳朵都是高度集中。

            陈欢语也是知道这最关键的一句马上就要到了,语速突然飞快的就想要把包袱飞速滑出来道:“不过没走多远,正拐弯呢,我碰到你爸爸…………”

            “停!!!我就等这句的呢,那不能!我爸爸啊走了,不在世了!”孙悦终于等到了这句,眼睛一亮赶紧就是打断了陈欢语的话哈哈大笑道。

            陈欢语想法被识破,心中自然是不可能高兴起来揣着手皱着眉头道:

            “诶不是你爸爸走了,你怎么这么开心啊?要不然是你害死的?谋朝篡位?够生猛的啊大义灭亲,那我得给您道喜,道喜啊。”

            “去别废话!反正啊你甭拿我爸爸找包袱,我爸爸你看不见走了,诶就这么牛!”孙悦一脸的得意,晃着自己仿佛怀胎十二个月的肚子扭秧歌,硕大的肚子泛起了一层肉浪。

            陈欢语皱着眉头念叨着编理由尽量往回找补道:“走了,走了…………就对了,嗨我想起来了!我不是昨天碰到的,我上个月,对上个月前碰到的!”

            “哎呦,要是这样的话,你可得留神了啊,实在不行请个大仙看看吧,我爸爸都没了三十年了,你上个月怎么见着的啊?”孙悦继续拆台道。

            陈欢语支支吾吾道:“那…………那就是碰见你大爷了!嘿我一开始给看错了。”

            “我爸爸行大,没大爷!”孙悦翻了一个白眼想也不想,坚决是不留下一个后患继续拆台道。

            “那…………那我碰见你叔叔了!”

            “我爸哥一个!”

            “我碰见你舅舅了!”

            “我妈娘家也没人!”

            “碰上邻居了!”

            “我家住在坟地里,家里就我一个活人了!”孙悦狠下心直接全部否定道。

            陈欢语急得也是一脑门子汉,脑子里边飞快的编理由:“那…………我就是碰见你表爸爸了,哎呦你这个表爸爸可是挺年轻啊…………”

            “啥玩意儿还有表爸爸啊?这哪论的亲戚了???告诉你这些啊都没有!不光我家除了我没活人了,就是外边九族内的亲戚你也不用打听了,全没有!”孙悦一脸得意的开口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