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四合院:二八大杠追尾秦京茹-> 235 秦京茹戴金饰,秦淮茹又后悔,冉秋叶盼归来(求订阅月票)
235 秦京茹戴金饰,秦淮茹又后悔,冉秋叶盼归来(求订阅月票) 作者:邹娘娘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5-13
  •         这个年代,虽然有电,但都是昏黄的小灯泡,用来家用照明。

            为了省电费,天一黑,家家户户都关了灯了。

            所以,与后世即使凌晨了还处处霓虹,    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后世因为科技的发达,夜生活还是十分热闹的。

            而彼时,夜里就静悄悄的,除了极个别睡的迷迷糊糊起来起夜的人外,几乎没有人半夜出来。

            秦淮茹扛着被子,步行七八公里,    来到了那个相约的地点。

            虽然路途遥远,但秦淮茹一点也不觉得累。

            开玩笑,    想到马上就要到手一百元钱,五十斤面,二十斤肉,秦淮茹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觉得累?

            只是在这个地方苦等了一夜,根本就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子。

            直到天将亮时,秦淮茹脸上的期待表情全无,当即换来一个幽怨的神情。

            “和子!臭和子!坏和子!你竟然又骗我!”

            “你竟然,又没来!”

            ……

            邹和昨天半夜起来上厕所,之后回到屋子。

            秦京茹一下子就醒了,醒了之后,她就抱着邹和,求温暖。

            以邹和的身体素质,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可想而知。

            ……

            等到再次醒来之时,天已大亮。

            邹和一边洗漱,一边在脑海中签到。

            【叮!签到成功!获得金瓜子一百枚,鹿鞭十根,    黄酒十斤,    羊宝十枚,身体强度提升+1】

            又奖金了一百个金瓜子,邹和拿出来几枚

            一百枚,就是一百克,这年代黄金六块多钱一克,一百克,就是六百多元钱呀。

            嘶!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这六百,都一个普通壮劳力,干工分,干近十年的了。

            毕竟一个劳力一天干满,也才十二个工分,换算成钱,也就二三毛,一月七八块,一年才七八十。

            可不就是小十年了嘛。

            随随便便签个到,    就够别人忙活近十近,    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爽快。

            除此之外,    又给了鹿鞭羊宝黄酒,好家伙,这是要干嘛?

            还给了身体强度,这个好处都没有签到获得了,本来邹和以为自己身体强度达到最强了,没想到还能提升。

            好吧,白给的,不要白不要。

            “和子,你拿的这是什么呀?”京茹震惊不已,看着邹和拿在手里的金瓜子。

            “金瓜子,我父母在世的时候留给我的,你放起来吧。”邹和说着,把金瓜子取出来,递给媳妇京茹。

            “呀!!!”秦京茹脸蛋一红,尽管她也很想要,但还是说道:“这,这太贵重了,还是你放着吧,我害怕。”

            “有什么好怕的,尽管拿着,我的东西不就是你的东西吗,还怕丢了呀?”邹和笑道。

            “那好吧,我给你放好,你有需要,随意来找我取哈。”秦京茹说着,小心翼翼的收好。

            “这个就是给你的,改天拿这个去,打一个金项链,给你戴。”邹和说道。

            “啊?????????”秦京茹倒吸一口冷气,脸蛋红扑扑的,咽了一下口水道:“不行不行不行。”

            “怎么?你不喜欢?”邹和笑道。

            “不是不喜欢,我当然喜欢,只是,太贵重了,我要是戴一个这么贵重的金项链,估计我都不敢出门了。”秦京茹如临大敌般解释道。

            “没事的,让你戴上,又没有让你戴在外面,你戴在里面,也没人能看到。”邹和笑道:“而且你尽管戴,有我在,没人敢造次。”

            “那……那我考虑一下吧。”秦京茹还是不舍得,虽然她很喜欢金银手饰,但这么一大捧金瓜子,做成项链,确实让她感觉不舍得,她心里盘算着,换成钱,存在家里,能顶好久的开销呢。

            “放心吧,”邹和与秦京茹早就心意相通千百回来,自然知道她小脑袋瓜子想着什么,当即笑道:“即便真的需要换成钱,黄金比纸票,更加保值,你这个放二十年,将来还一样能换成能买同样东西的钱,还保值呢,你就打成金项链,当成你的手饰,听我的。”

            邹和说的是实话,这年头6.6元一克黄金,这一百克黄金,相当于六百元钱。

            放到几十年后,黄金价五百多一克,能换五万元钱。

            而按购买力来算,六十年代的六百元钱,和几十年后的五万元的购买力,哪个强呢?

            这里就按照猪肉的价格来算一下,六十年代,猪肉六毛,六百元,能买1000斤猪肉。

            而几十年后,猪肉按20元一斤的话,也能买2500斤左右猪肉。

            这里又多出1500斤猪肉,可见换成黄金,放到几十年后,是不会亏损的,甚至还有点赚。

            当然,这里只单列出一个物价作参考,不太标准,但也大差不差。

            所以按这个道理来算,在彼时买黄金的话,也是能升值的。

            只是升值空间不大,不过黄金很保值,起码不会亏损。

            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大的财团,或者国家,都会囤积黄金的原因,因为稳而有赢。

            “真的吗?”秦京茹将信将疑。

            “当然是真的,黄金可是永远的货币,你拿着这黄金,不论放到一百年前的清朝,还是放到几十年后,不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能立即换成钱的,且保值,能传家,比存放现金可保险多了。”邹和说道。

            近些日子,秦京茹也有在学习知识,对于黄金货币这些,也略有了解。

            邹和这样一说,秦京茹就明白了,当即感激道:“那我就听你的和子,和子你对我太好了。”

            “对你好不是应该的吗,你昨晚表现这么好?”邹和笑道。

            一听这话,秦京茹俏脸一红,羞的低下了头:“哎呀,你又说浑话,不理你了。”

            ……

            吃过早饭后,金龙宝凤还没起床。

            邹和又于秦京茹又简单的沟通了一下。

            接着在秦京茹恋恋不舍的眼神中,推着二八大杠走出了房门。

            行至中院,秦淮茹如一个怨妇般,又在那里等着邹和。

            “和子,你什么意思?”秦淮茹顶着个黑眼圈,质问的语气。

            “哎呀呀,昨晚我又忘了,你看看我,”邹和早有打算,当即瞎编道:“今晚吧,今晚一定一定一定。”

            “????”秦淮茹瞪目过来,没有回话。

            “怎么?你不愿意了吗?那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不愿意就算了,这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吧,拜!”邹和说着,当即脚底抹油,开溜。

            本来这事邹和就是要逗逗这秦淮茹的。

            这么些年了,这秦淮茹没少烦扰邹和。

            逗逗她不是应该的吗?

            至于说秦淮茹生气了,邹和才无所谓呢。

            越气越好,最好气的永远不与自己说一句话,才算清静了。

            这些年来,每天早上路过,秦淮茹都会来一句‘和子上班呢?’‘和子下班呢?’‘和子出去呢?’……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讲真的,邹和早就受够了。

            怼过秦淮茹,骂过秦淮茹,就差没大嘴巴子抽她了。

            可愣是一点用不管,所以邹和才出此对策,看能不能治一治她。

            “慢着!”见邹和急着要走,秦淮茹当即说道:“今晚你确定吗?”

            “当然确定了?怎么?你不信啊?你不信就算了,我也不勉强。”邹和又说道。

            “行,我再信你最后一次。”秦淮茹说道。

            “好的,再见。”邹和说了一句,当即推车离开四合院。

            至于去不去?

            秦淮茹就且等着吧。

            ……

            这天来到轧钢厂。

            邹和就发现于海棠变了。

            以前扎的马尾辫子,散了下来,还弄了一个刘海。

            看起来比之前柔和了一些。

            走路的样子,都没有之前风风火火了,慢悠悠的走着。

            说话的语气,也变了,慢吞吞的,柔声细语道:“和子哥啊,你看我有什么变化没?”

            “什么变化?”邹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你没发现,我比之前温柔了吗?你没发现,我比之前可爱了吗?”于海棠笑着说道。

            “没发现。”邹和回了一句。

            “啊!!”一听这话,于海棠脸蛋一红,撅着嘴:“难道,我还不够温柔吗?”

            “什么温柔不温柔的,你想,干嘛?”邹和又道。

            “为了你啊和子哥。”于海棠直接来了一句。

            “为了我?”邹和没反应过来。

            “是啊是啊是啊,为了你,我准备改变我自己,我决定了,你喜欢什么形态,我就变成什么形态,这样你就没有理由不喜欢我了,对不?”于海棠说着,仰着小脸,笑容灿烂的像个花儿一样。

            “???”邹和有点无语了。

            这妮子,果然不是一般的人物啊。

            突然感觉别的不说,就单论这于海棠的可塑性,估计不低。

            就像跳舞一样,想解锁什么形态,估计对方都能做到。

            “还有和子哥,你看我昨天熬夜,给你织的毛衣,已经大概有个轮廓了,你比试一下,看合身不。”

            说着,于海棠拿出毛衣,在邹和身上比了一下。

            不等邹和回话,她又道:“呀!真的合身啊,我姐的眼光就是不错,竟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你的尺寸来,这一点我就做不到。”

            “你姐?看出来我的尺寸?”邹和反问了一句,怎么感觉这哪里怪怪的。

            “啊!!!”于海棠脸蛋一红,道:“你误会了,我说的尺寸,是只你的身量,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姐又没有上男厕所,不可能看见……”讲到这,于海棠意识到不妥,当即羞的低下了头,不敢再看邹和眼睛。

            邹和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底牌,竟然被这于海棠给看到了。

            而对于于海棠,邹和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这好像,有点不公开啊?

            ……

            一天的时间飞一般的过去。

            期间于海棠来找过邹和三次。

            都是以播音室对稿子的名义。

            搞的工友们对邹和的羡慕又降低了。

            “这每月补贴十元的兼职播音员,工作也不轻松啊?”

            “见天的对稿子,这工作量可不是一般的大呀!”

            “果然钱不是这么好赚的呀,和子也不容易。”

            ……

            下班后,拒绝了于海棠想要下面给自己吃的想法。

            邹和骑着二八大杠,又快速的逛了一趟京旧街。

            今天的运气也还行,收了三个价值几十

            再次回到家中,骑着车子,带着京茹金龙宝凤,来到一个金匠家,开始为秦京茹打首饰。

            最终这一百枚金瓜子,打出来一个金项链,一个金戒指,一对金耳环,一个金手链。

            秦京茹幸福的整个脸蛋都红扑扑的,嘴角一直挂着浅浅的笑意。

            “和子,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让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秦京茹含情脉脉的说着。

            “好,放心,一定让你干很多的事。”邹和笑道。

            金龙宝凤两人也非常的嗨。

            一路说说笑笑,回到家中。

            秦淮茹看到邹和一家子,幸福的样子,又一次羡慕的眼圈发红。

            对比一下邹和,现在都是八级工了,一月工资99元,加上兼职播音员的12元被贴,一月111元。

            而自己家呢,工作没了,棒梗进去了,贾张氏也进去了。

            就余自己,照看着一个躺在床上,只会吃喝拉尿拉屎骂人的贾东旭。

            而秦京茹呢,锦衣玉食,见天吃肉,脸蛋也被爱情的滋润,皮肤更加的光泽。

            相较之下,秦淮茹又一次后悔了。

            “如果我当初选择了邹和,那现在坐在车上的,就是我了吧?”

            “都怪我瞎了眼,识人不明,竟然没有选择邹和。”

            要是选了邹和,现在应该换秦京茹羡慕我了吧?

            要是选了邹和,现在全院过的最好的,就是我秦淮茹了吧?

            要是选了邹和,那秦黄村,嫁的最好的,也是我秦淮茹了吧?

            ……

            各种可能性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后悔的情绪又一个蔓延。

            如果后悔是空气,估计秦淮茹后悔情绪,都能把大气层给包围了,如果后悔是沼泽,估计秦淮茹的后悔情绪,早把地球给淹没了,如果后悔是黑洞,估计秦淮茹都能吞噬万物了……

            只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花无从开日,人无再少年。

            时光不可倒流。

            秦淮茹自己选择的路,没人替她走。

            对着镜子,又狠狠精心打扮了自己一番,秦淮茹心里某个念头一闪而过。

            如果邹和真的愿意的话,要不我就真的,如了他的意?

            这样想着,秦淮茹身体突然热了起来,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

            毕竟这么多年,自从贾东旭瘫了之后,秦淮茹就一直独守空房。

            现在突然想起来某件事,一下子让她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心向往之。

            ……

            另一边。

            冉秋叶休息了两天,终于能正常行走了。

            于是这天和冉母一起,到车行买了一辆自行车。

            她选的是凤凰牌的,交了钱,砸了钢印。

            冉秋叶就开心的推着车子,与冉母一起,一路说说笑笑的回到家中。

            她还不会骑车,不过冉秋叶突然觉得,这样还好。

            刚好可以让和子教我,想到邹和将要教自己骑车,冉秋叶嘴角就挂起淡淡的笑意。

            冉母更是为了庆祝今天买了自行车,做了一桌子的好菜。

            “这个点,和子应该来了吧?”冉母说道。

            “应该来了……不过和子昨天,好像没有说他要过来?”冉秋叶说了一嘴。

            “啊……那要是不来的话,这一桌子的菜,不是白做了呀?”冉母说道:“秋叶啊,要不,你去喊一下和子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