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339章 陈先锋装傻,王雅莉作证
339章 陈先锋装傻,王雅莉作证 作者:某二狗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5-14
  •         法庭上。

            “请问陈先锋先生,1个月前,我记得时间应该是周一,你们公司集团高层开了一次会议,你还记得吗?”

            “我们公司这么大,每天都要开会,何况是周一那天。再说了一个月前的会议,我怎么可能还记得?”

            面对张伟的提问,陈先锋眼神一眯,但很快否认。

            “不记得了,那天可是大消息啊!”

            “你要这么说,每天都是大消息!”

            “你还装?那天的前一天,我当事人可是火急火燎的通知你,他在pd项目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呢!”

            “我真不记得了!”

            “陈董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和你的女婿,几个老部下不是还在会议室内欢呼来着,这都忘记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我真的不记得了!”

            张伟的连番提问,陈先锋都用不记得作为回答。

            他年纪也不小了,公司事务又这么繁忙,不记得一些事也很正常。

            你总不可能,要来证明我的记忆力没问题吧?

            这种事,辩方可没办法证明。

            这也是陈先锋询问过法务总监后,得到的应对套路。

            “你确定,可是我在你给我的文件中,找到了他发给你的邮件,并且你还回复了!”

            张伟说着,走回自己的席位,从公文包中取出了一个银色的“打火机”。

            “咳咳!”

            陈法官当即咳嗽了一声,提醒张伟:“这里是法庭重地,请辩方律师注意一点!”

            “老陈你误会了,这不是打火机,这是个u盘!”

            张伟当即打开打火机盖,并且露出了里面的usb插口。

            霎时间,全场的目光都

            后者身子又是一哆嗦。

            好吧,该来的终究是逃不掉。

            我不挣扎了,你过来,自己动……

            谭莹莹叹了一口气,她也认命了。

            熟练的从自己的小包里拿出笔记本,开机,连接投影仪,动作一气呵成。

            虽然上庭提问的事情,她不专业。

            但当工具人,播放文件视频和ppt,她谭莹莹绝对是专业中的专业。

            张伟将打火机u盘递给对方,后者当即插入笔记本,随后播放里头的文件。

            “大家请看,这份邮件就是我当事人发送给陈董的,而陈董也回复了!”

            投影仪上,出现了几份往来的邮件内容。

            “陈董,请注意邮件的发送日期,还有邮件的内容,不知道这些能不能帮你回忆起来呢?”

            看着自己背后的投影屏幕,上面的邮件内容,陈先锋的脸上却露出一丝讶色。

            因为他记得,自己给了张伟非常非常多的资料,这小子难道仅仅依靠着周末两天,就将这些资料都看完了?

            不应该啊,他周末下午,好像还出门来着。

            那岂不是说,他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

            一天半,36小时,能看完这么多文件,这不合理啊!

            “陈董,我想问一下,邮件中明确提到了,我当事人在pd项目中取得了重大突破,而你也回复了,可你的回复信息,怎么对此事表示很怀疑呢?”

            张伟指着投影屏幕上的邮件内容,而且是陈先锋的回复邮件,直接问道。

            现在邮件都给你看了,还是你亲自回复的,你别告诉我这都忘记了。

            陈先锋自然也明白,证据都甩脸上了,他不可能继续装傻否认下去。

            “嗯,这个其实很好理解!”

            陈先锋调整了一下后,回应道:“pd一直都是全世界都头疼的难题,被告说自己取得了重大突破,在我看来不过是取得了一个微小的进展而已!”

            “微小的进展?”

            张伟重复一句,当即反驳,“这微小的进展,可是困扰了全世界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多年的难题,钱博士取得的进展,在我看来足以载入史册了吧?”

            “不,你不是专业研究人员,所以你不懂!”

            “难道你是吗?”

            面对陈先锋的连续否认,张伟当即冷声讥讽了一句。

            大家都不是科学家,谁也别装了。

            我是研究法律的律师,可你陈先锋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是研究资本的企业家。

            张伟指着被告席上的钱之穗,质问道:“在我看来,钱博士就是专业的,他也是这方面领域的专家,他都说了是重大突破,你为什么反而不去相信他这个专业人士呢?”

            “因为我的背后,同样有一个专业团队,同样有专业领域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

            陈先锋也反驳道:“他们告诉我,被告提到的这个进展,只是一个更加巨大的系统之中的其中一小部分而已!”

            “在他们看来,这样的进展,对于整体的项目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相反因为取得这样一个小进展而沾沾自喜,这是非常不必要的!”

            “哦,不愧是陈董,轻描淡写几句话,就将我当事人整整6年辛苦劳动的成果,变成了一点小小的,不起眼的阶段性突破,变成了一文不值的东西?”

            张伟嘿嘿一笑,表情满是揶揄。

            “你要想这么理解,随便你,但我坚持我的看法,那不过是研究上的一点小进展而已!”

            陈先锋说着,看向控方席上的钱之穗,后者的脸色愤慨,非常不满。

            但陈先锋不管这些,他只需要打压对方就行了,这就是他的目的。

            “那好,陈董,你在周末和我当事人回复了邮件之后,周一你们又召开了一次高层会意,你还记得内容吗?”

            “不如张律师提醒我一下?”

            “陈董的记忆力,不至于这么差吧?”

            “这人啊,年纪大了,每天为公司的事情操心,难免记忆力衰退……”

            陈先锋说着,还摆出一副我年纪大了,头脑不太灵光的表情。

            “是这样啊,那我也是好奇,因为那天会议的记录文件,好像少了111页!”

            张伟说着,朝谭莹莹打了一个手势,后者立马会意,开始播放ppt。

            一页一页的会议记录出现在投影屏幕上,可惜缺少了巨大部分。

            第一页有,第二页就开始缺失,而最后一页的页码是136,整个文件却只有25张。

            “我相信陈董应该还记得这场会议上,自己说过的话吧?”

            “那不好意思,我真不记得了!”

            看到张伟拿出缺失的会议记录,陈先锋当然是否认啦。

            “陈董,你没有在会议上说出以下内容吗,比如pd研究项目需要砍掉,这个项目不能研究成功,因为这会妨碍公司利润之类的话?”

            “我没有说过!”

            面对张伟的咄咄逼人,陈先锋再次否认。

            “是吗,那你应该也没有下达指示,故意切断pd项目的经费,更没有对安保部门下令,让他们在钱之穗行动那天,降低实验室的安全级别,从而达到嫁祸他的目的?”

            “这些,我……”

            “反对!”

            陈先锋还未做出应答,卢雯雯就忍不住站起来了。

            “辩方在要求证人自证罪行,辩方的提问完全没有事实依据,陈法官,我方认为辩方在骚扰证人!”

            “反对有效!”

            老陈点头,同时看向张伟:“张律师,请你注意提问的方式!”

            “既然老陈你都说了,那我就……”

            “咳咳,请法庭给我一个机会澄清一下!”

            但就在张伟准备“认错”时,陈先锋却开口了。

            他态度诚恳,看了一眼陪审席后,接着道:“我可以回答辩方律师的提问,请法官给我一个机会!”

            “你确定?”

            “确定!”

            “那好吧,你要回答,我不阻拦!”老陈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人家证人自己要求了,他何必要阻止呢。

            “我陈先锋在这里可以明确告诉法庭上,我绝对没有做出辩方律所所说的那些事,我们先锋医疗科技,一直都在为客户考虑,为患者考虑,也为全世界饱受疾病困扰的人考虑,我们……”

            陈先锋的自证,或者说是一连串的发言,就好像事先打了草稿一样,更像是一场感人的演讲。

            当然了,在一些知情人的眼中,这演讲就有些恶心人了。

            辩方席上的钱之穗扭过脸,不想去看证人席。

            张伟嘴角抽搐,强忍着吐槽的冲动,让陈先锋继续发言。

            控方席上,蓝正叶和卢雯雯时不时点头,但肖百合却忍不住要吐了,因为她可是知道陈先锋的真实嘴脸。

            只能说,不愧是zb家,在法庭上振振有词的说谎,脸皮实在是太厚了。

            5分钟后,“演讲”才堪堪结束。

            “陈董,自证完毕了?”

            “当然!”陈先锋朝张伟发出讥笑,“我还要感谢张律师,能够给我一个在法庭上向大家展示的机会呢!”

            “哦,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张伟笑了笑,随后看向审判席,“陈法官,我方也没有要提问的了!”

            老陈心中一阵无语,你丫的也有这时候啊。

            这叫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本想着交叉质询证人,痛击对方。

            结果呢?

            结果是让对方自由发挥,还顺带给自己公司打了一波广告。

            没看到现在陪审席上风向大变吗,12个陪审员之中,他预估有8-9个人现在都力挺陈先锋了。

            张伟这边呢,他自然是不担心的。

            就让陈先锋先嘚瑟一会儿吧,他无所谓。

            反正真正的杀招,还在后头呢!

            “控方,你们还有要提问的吗?”老陈又看向了控方席。

            此时此刻,蓝正叶正在和卢雯雯商议,二人交流了片刻。

            他们认为,控方优势巨大,已经不需要继续举证了。

            “陈法官,控方决定结束举证,接下来将不再向法庭提交证词和证物!”

            “那我明白了!”

            老陈表示理解,优势这么大,不想浪也属实正常。

            稳扎稳打的话,控方这把是稳了!

            接下来就只剩下钱之穗的自证了,但控方不举证,不代表他们没有准备。

            相反,老陈知道,控方一定会在钱之穗上庭时,准备各种各样的杀招来对付他。

            “辩方,你们可以开始了!”

            “辩方传唤王雅莉博士上庭作证!”

            张伟没有犹豫,当即喊出品格证人上庭。

            王雅莉走上法庭,开始作证。

            “你好,王博士!”

            “你好,张律师。”

            “王博士,请问你和我的当事人认识多久了?”

            “pd实验室是6年前组建的,当时我就是第一批加入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一直到一个月前,我都是实验室的一员。”

            “这么说,你们认识了整整6年时间?”

            “是的。”

            听到张伟强调这一点,在场所有人都懂了。

            王雅莉是张伟准备的品格证人啊。

            “那好,王博士,请你告诉法庭上的大家,我的当事人钱博士,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吧!”

            “钱博士是一位目标坚定的科学家,也算是我的长辈,他可以一门心思钻研项目,心里头就不会去想其他的事情。同时他也是pd遗传病症的专家,我还听说他的爷爷,甚至他的父亲,兄弟都患有帕金森病,并且他们之中有人很早就去世了。”

            “为了研究帕金森病的解药,治疗方案,钱博士可以说是倾尽全力,废寝忘食,我可以说自己平时所见的研究人员中,还没有人能够拥有钱博士这样的毅力!”

            张伟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这是必然的,毕竟他自己也饱受这方面的困扰,所以他才能够理解患帕金森病的痛苦!”

            “他这么做,即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全世界成千上万的患者!”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了控方证人席上的入座的陈先锋,“可某些人,却为了利益阻挠了他!”

            “反对!”这一次,控方席上的蓝正叶和卢雯雯全都站了起来,同时出声。

            “咳咳,你俩一个人提反对就够了!”老陈都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你们还以为这是男女混合双打呢,还一起站起来,挺有默契的哈?

            “张律师,你最后那句话,是当真的吗?”

            “哦,陈法官,不好意思,我收回最后那句话!”

            张伟当即表示自己“知道”错了。

            但他内心却逼逼一句:我知错,但我不改!

            “王博士,请问在你看来,我当事人是那种,会做出背叛国家行为的人吗?”

            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因为品格证人的话,会对陪审团和法庭,起到一定的引导作用。

            一个相处了6年的人,绝对可以为某人的品格作保证。

            “钱博士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王雅莉也不负张伟的期望,如此回应道。

            “感谢王博士的作证,辩方没有要提问的了!”

            张伟当即走下法庭,回到辩方席。

            “控方!”老陈朝控方席挑了挑眉,轮到你们交叉质询了。

            至于这个挑眉动作的话外音,则是你们俩谁来?

            蓝正叶和卢雯雯对视一眼,最后蓝正叶起身,走上法庭。

            “你好证人!”

            “你好,公诉人。”

            面对蓝正叶,王雅莉有些不太适应。

            “证人,你说自己也在pd项目实验室待了6年对吧?”

            “是的。”

            “实验室的福利待遇好吗?”

            “先锋医疗科技给出的条件很不错。”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一个月前,先锋医疗科技解散了实验室,甚至开除了包括项目带头人在内的所有pd项目成员,而你们对先锋医疗科技都有可能怀恨在心?”

            “反对!”

            就在蓝正叶说出推测之时,张伟当即起身表达抗议。

            “法官阁下,我的提问是要证明,辩方证人王雅莉的证词是否可信!”

            蓝正叶却早已准备好说辞,当即解释道:“如果她被开除后,对先锋医疗科技怀恨在心的话,那么她的证词就绝对会偏向辩方,那就是不可信的!”

            老陈看了一眼张伟,随后点头道:“本庭同意控方的观点,张律师请你坐下吧!”

            蓝正叶嘴角挂上笑容。

            控方席上的卢雯雯也笑了,心中暗道不愧是师兄,第一个问题就让张伟吃瘪了。

            张伟缓缓坐下,脸色平静。

            但其他人不清楚,他这份平静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

            “证人,请你回答问题,你被先锋医疗科技开除后,对他们的做法是否心怀不满?”

            “我……”

            “你不要想着否认,你还去看了心理医生,并且那位医生可就在法庭上,如果你否认的话,我可是会传唤她的!”

            蓝正叶一指辩方证人席,杰西卡就坐在张伟的身后。

            这一招也是他从张伟那里学来的,你敢否认是吧,那我可就传唤反驳证人了哦。

            正好证人也在法庭上,我临时传唤,法官大概率是会同意的。

            现在我都这样和你说了,你敢说一个“不”字,就别怪我了。

            王雅莉看了一眼杰西卡,后者对其微微点头。

            “我承认,我对公司高层做出的决策,确实有一些不满……”

            “很好,感谢证人的诚实!”

            蓝正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随后朝陪审席大声说道:“现在证人告诉我们,她对先锋医疗科技怀有不满,那么这种情况下,她的证词又有几分可信呢?”

            “她会不会为了帮被告,为了打击先锋医疗科技,而说出一些违心之言,这一点可就需要大家来判断了!”

            说完之后,蓝正叶也不打算提问了,因为他刚才的话,就足以致命。

            “陈法官,控方结束交叉质询!”

            蓝正叶潇洒的走回控方席,接受者卢雯雯钦佩的注视,神色淡定从容。

            王雅莉只能愣愣的起身,她的上庭作证,显然是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陪审席上,不少人都对王雅莉的证词,充斥着不信任。

            显然他们都受到了蓝正叶最后发言的影响。

            这下子,辩方可以说是陷入了绝对不利之中。

            而张伟唯一的机会,就只剩下了被告自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