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隐疾爵爷疯狂追娇妻-> 第五十五章 蔡家变故
第五十五章 蔡家变故 作者:亿媛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6-24
  •     由于一直打不通蔡妈妈的电话,司晋辰赶紧开车带她回蔡家,发现蔡妈妈晕倒在客厅的地上,额头撞到桌角,血已经干涸凝结,司晋辰急忙抱起她送往医院。

        医生说病人是受的刺激太大,血压飙升,脑血流减少才导致的晕厥,额头的伤不是很严重,但病人有高血压,醒来后注意减少情绪波动,好好休息,吃药控制,不然很容易中风。

        蔡子恩拼命点头点头,眼睛肿得跟俩水泡似的,蔡妈妈被推进普通病房后,司晋辰说他还有事就先走了,晚点再给她带吃的过来。

        蔡子恩木讷地“嗯”了一声,她如今脑袋一片混沌,理不清任何头绪,索性就屏蔽了所有。

        待司晋辰离开后,她瘫软在地上,号恸崩摧,父亲的突然离世,母亲又受刺激过度,集团又危机重重,让她感觉小小的肩膀被压着泰山一般,沉重地无法喘气。

        护士姑娘多次过来想扶起她也无济于事。

        半夜蔡妈妈终于醒过来,睁开眼就看到蔡子恩趴在床边睡着了。

        她伸出手梳理下蔡子恩乱糟糟的头发。

        蔡子恩感觉到动静立马惊醒过来,本来她睡得也不安稳,一直就梦到蔡爸爸。

        爸爸和她在游乐场的过山车本来玩的很开心,突然两人就到了一处高楼,爸爸突然对着她狰狞一笑,飞身跃起往下跳,她站在楼顶上想抓又抓不住他,喊着哭着救命啊救命,周遭乌漆麻黑的,然后她探身往楼下一看,竟然没有人……

        “妈妈你醒了,有粥你想吃吗?”蔡子恩的眼睛肿得眯成一条线,鼻头微红,但她依旧强装作没事一样,站起来去洗手间打水洗毛巾给妈妈擦身,再把粥热了端过来喂给妈妈。

        她要打起精神来!

        “恩恩啊,以后,以后就剩下我们母女俩了……”蔡母看着女儿突然好像长大了,心疼不已,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流。

        “妈妈没事的没事的,还有我,还有我……”蔡子恩把妈妈搂进怀里,余光瞥到妈妈的白发,眼睛往上看,硬要把眼泪往回缩,强忍住那种噬心之苦。

        最终还是憋不住,母女俩抱头痛哭起来。

        一个结婚多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妇,一个出生到现在一直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原本生活养尊处优,无忧无虑。

        然而为她们撑起一片天的顶梁柱毫无预兆一夜间崩塌了,砸得她们措手不及,分崩离析。

        可是能怎么办呢?人生从来都是不尽人意,从来都是充满了戏剧性。

        不管有多哀痛欲绝,她都必须要坚强再坚强!

        世麟集团

        司晋辰收回他往常浪漫多情的神色,眼神狠戾居高临下盯着下面的一群人,用力敲着会议桌:“说说,蔡光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辰爷,我们也没想到蔡光磊这么禁不住吓,就向他透露了一些信息,就把他吓到在办公室自尽了,倒是成全了蔡光启那王八蛋了。”卓白低着头说道。

        卓白是司晋辰的近身助理,经常会帮他处理些工作上见不到光的事物。

        “就你自作主张!自作主张!我有没说过这个事情不要插手不要插手?你脑袋装屎了吗!”司晋辰怒气冲冲戳着卓白的脑袋。

        卓白闭上眼一个劲受着,他不明白以前他这样做辰爷明明都是默认的,这回怎么突发这么大的脾气。

        只能说,男人心海底针。

        “不管你过说什么,以后这个事情和我们毫无关系,你们都把嘴给老子缝严实了,敢透露出半个字,你们的下场自己清楚!”司晋辰冷飕飕地瞥了他一眼。

        底下的人个个低下头闷声不吭,看辰爷如此对待卓白,就知道怒火正攻他心,谁还敢当炮灰啊。

        别看司晋辰天天泡在酒吧,一副无所事事纨绔公子的形象,实际上,香城绝大部分的酒店酒吧都由他管制,他一个点头摇头,都能决定一家公司集团的命运。

        年纪轻轻稳当香城酒店酒吧业龙头,要是没点手段说出去也没人信。

        酒店是个包罗万象的世界,凡是属于旅游业的相关行业均与酒店业有关。

        大部分人都是看他脸色做事,而蔡光磊的事,早就有人和他打过报告了,只不过当时他觉得一个小啰啰的生死和他无关,并不打算插手。

        但今天蔡子恩在他怀里哭得死去活来,他的心也被紧紧揪得生疼,虽不说感同身受吧,但那滋味也不好受。

        他竟然会心疼一个女人了。

        这么多年,虽然他日夜游走于声色犬马之中,却未曾对一个女人上过心,动过情。

        “立马给我搜集蔡光启的所有黑料,他要接手蔡氏集团,就协助他上位。”司晋辰一拳打在会议桌上,上面的文件被震得弹起几毫米高。

        眼底厌恶鄙夷之色很浓。

        “爷,为什么要帮那个龟孙子啊?明明他做的都不是人干的事!”卓白看不惯蔡光启的行事作风,为人奸诈,总是暗地出阴招。

        上回和他们合作的时候,就被他阴过一回,辰爷是都忘了么?

        “照我说的去做!”司晋辰捏着拳头,口吻一如既往地桀骜嚣张。

        三天后,是蔡光磊出滨的日子。

        墓地里,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地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

        一群人一身黑地站在一块新墓前默哀,蔡子恩扶着蔡妈妈,两人沉默寡言,这几天她们都已经哭干了眼泪。

        言一桐虽然受了伤,但是蔡子恩出了这么大的事,就算坐着轮椅她都一定要陪着蔡子恩送送蔡爸爸最后一程。

        蔡光启站在蔡妈妈身旁,假惺惺地搂过蔡妈妈娇弱的肩膀,说道:“媚心啊,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大哥走了丢下你们娘俩,我就有责任替他照顾你们了。”

        “滚开,别碰我!我们不需要你假好心。”秦媚心抖肩,躲过他的咸猪手,压着脾气道。

        “秦媚心你看清楚了,是你的男人自私地抛下你娘俩,我好心还当雷劈了。”蔡光启可不是好脾气的主,被秦媚心当众甩脸子拒绝,面子上总过不去。

        “蔡光启,你好心当雷劈?哼,你最好期待做过的事情没漏出马脚,不然雷公可是会追着你劈的!”秦媚心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她知道蔡光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但手上没有抓住他任何把柄,她老公生前又最疼爱这个不成事的弟弟。

        蔡父母早亡,蔡光磊早早出来社会打拼,好不容易才从小小的销售到旅游公司的董事长,蔡氏集团在业内也算小有名气了。

        当时蔡光启还无所事事到处打架惹是生非,是蔡光磊把他带进公司,手把手亲自教他处世之道,生意之经,在公司还给了他副总的高职,而他却经常借着职位的便利权力为所欲为,管理理念总是和蔡光磊背道而驰。

        继而两人经常发生了争执,一般在公司里重量级人物有了分歧,那么一定就会出现两面派,公司分化严重,精力都放在内耗了,公司还怎么走远呢?

        蔡光磊发现了这一点,前段时间提出让蔡光启退出董事会,让他另起炉灶。

        这一提议激怒了蔡光启这波人,他们便合起伙来,连连设计陷阱让蔡光磊往里跳,雪球越滚越大,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了。

        蔡光磊便暴殒轻生。

        “哼,有本事你就查,我蔡光启为人坦坦荡荡光明磊落,是大哥经营不善把公司拖到如此地步,要不是我给各方疏通了关系,抵卖了几处物业来填补窟窿,你以为蔡氏集团还能撑下去?

        大哥原本是要为自己行为负起法律责任,既然他都已经自我了结了,他的卡也会被冻结,他名下的物业都会被回收,你们就做好准备喝西北风去吧!”

        蔡光启不怀好意捏了捏秦媚心的肩,力道很大,一双鹰隼般犀利的眼睛里,透出几分耐人寻味的冷光。

        “放开我妈妈!”蔡子恩一把拍掉他那只咸猪爪,这个叔叔一直都垂涎妈妈的美色,从以前就经常色眯眯盯着妈妈看,她都抓过好几回那种赤果果的眼神。

        “你们总有来求我的那一天!我等着!”蔡光启阴鸷地笑了笑,一把扯下戴孝的臂章扔在地上,碾了碾,转身带走了一群假惺惺的人。

        秦媚心气得差点晕过去,抚着胸口直喘气。

        蔡子恩的指甲几乎刺进掌心,身子因极度的愤怒而颤抖,但她还是挺直腰杆对着他离去的背影吼道:“就算我去当乞丐,都绝不会求你!相反,总有一天你会为你所做的付出代价!”

        其他亲朋好友见状,都上前好言相劝她们。

        “以后就剩你们娘俩了,路会很难走的,何必还如此傲气冲天呢,清高又不能当饭吃。”

        “是啊是啊,该低头还是要低头的,不然以后有你们好受的了。”

        “你们又没吃过苦,现在有人肯接应你们,应该高兴才对,又是自家兄弟,何必计较呢。”

        “谢谢你们关心,我有能力照顾好我妈妈,不需要你们担心!”蔡子恩听着这些亲朋好友所谓“为你好”的市侩嘴脸,气死了,白眼都要翻到后脑勺去。

        言一桐拉了拉她的手,轻轻摇摇头。

        这个时候打嘴炮是最无用的,以后用事实去证明就好,不同谋不相为谋。

        蔡子恩明白了她的意思,再次转过身面对这爸爸的墓碑。

        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蔡子恩母女,和坐在轮椅的言一桐。

        以前总是有大堆人挤在他们家门口外,尽想着如何攀上关系,可如今……

        人走茶凉曲终人散。

        蔡子恩想着最疼爱自己的爸爸从此要长眠此地,事发太突然了,她到此刻都还无法接受爸爸已经去世的事实。

        以后,爸爸再也不会坐在沙发上笑着看着她闹了,再也不会在背后为她保驾护航了,以后在她的婚礼上,也不能拉着她的手,亲手把他的宝贝交付给另外一个男人了,更不会承欢膝下安享晚年……

        蔡子恩捏紧那块手表,泪水无声无息划过脸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