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暮春歌-> 第五十六章 招蜂引蝶的小鹌鹑
第五十六章 招蜂引蝶的小鹌鹑 作者:桔生淮南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6-27
  •     湛玉闻言抬头看向了乌蚜和忘月,乌蚜瞥了一眼大胡子道:

        “湛玉,当日你失踪后,不是说被贺兰芝掳走了吗?”

        湛玉点了点头,湛修喆吃了一惊,因为霍秧并没有跟他说,湛玉丢失与贺兰芝有关?乌蚜接着道:

        “我就在想贺兰芝为何将你掳走又放了你?之后你又被打晕,醒来就在喜乐坊了,忘月说她救了你,可打晕你的人是谁?又为何打晕你?”

        此时的湛修喆暗自的撰紧了拳头,将贺兰芝这笔账记在了心头,湛玉看向乌蚜问道:

        “你是怎么发现忘月不对的......”

        忘月闻言看向湛玉直直的跪在了地上,哭求着:

        “夫君饶命,请不要赶我走,贺兰大人会杀了我的......”

        夫君二字着实令湛修喆不爽,冷声道:

        “你的生死与湛玉何关?”

        “就是......”

        乌蚜附和着,湛玉目光在乌蚜与大胡子之间来回流转,暗道这二人这会倒是默契上了,忘月继续哭求着,见湛玉不为所动似是心死了一般,就要往桌脚上撞,湛玉赶忙拦下来道: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或许我能帮你......”

        忘月欣喜,乌蚜和易容成大胡子的湛修喆都是满脸的不悦,忘月擦干了眼泪开口道:

        “那夜确实是,贺兰大人带着夫......”

        君字还未出口,忘月就被大胡子的冷眼吓的咽了咽津液,絮儿道:

        “带小郎君来的,说是让我跟着你......”

        湛玉不解道:

        “可说了让你跟着我做什么......?”

        忘月摇了摇头:

        “贺兰大人没有说......”

        乌蚜冷哼:

        “忘月,别假惺惺了你以为你说的我们会相信吗?”

        忘月满脸真诚的看向湛玉,满含希望的他会相信她,湛玉见此开口道:

        “忘月,我相信你......”

        湛玉的话让忘月微愣了一瞬,虽然很短暂可这一切被湛玉和湛修喆捕捉到了,乌蚜见湛玉如此说,气哄哄的跑了出去,忘月一脸焦急道:

        “我去看看乌蚜妹妹......”

        话落起身去追乌蚜,屋内又只剩下了湛玉和易容成大胡子的湛修喆,二人目光交汇湛修喆道:

        “贺兰芝绑走你做什么?”

        湛玉闻声心道应该是世子爷的授意吧!可他不能把萧北安在盛京的事情说出去,于是道:

        “大胡子哥,我想见陆统领......”

        湛修喆闻言不悦,心道现在是什么都不跟我说了吗?在一想自己现在是大胡子,湛玉只不过是不想跟大胡子说而已,如此想着宽慰了不少道:

        “我带你去见他。”

        湛修喆带着湛玉再御医院找到了陆明,此时陆明正死皮赖脸的缠着青黛,非说自己心痛让青黛给他诊治,青黛狐疑的刚给陆明把上脉,就被陆明紧紧的抱进怀里道:

        “怎么样?这叫兵不厌诈!”

        陆明一脸得意的说着,青黛没好气道:

        “快放开我......”

        陆明噘嘴一脸委屈道:

        “你亲我一下,我就松开.......”

        青黛满脸通红,气道:

        “这里是御医院,快松手一会被人看见。”

        陆明目光挑衅的看向青黛,一副你不亲我,我就不松手的表情,青黛叹气凑上前去亲了陆明的下巴,陆明不悦噘起了自己的嘴暗示青黛,湛修喆实在看不下去了,轻咳了一声打断了二人,湛玉讪讪的底下了头,装作自己刚刚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陆明厚着脸皮不以为意道:

        “我们还有十几日就成亲了,我亲的可是自己的娘子。”

        当下情景,饶是清冷自持的青黛也是红着脸,逃也似的走开了,湛修喆看向陆明,对于他刚刚的行为不齿的摇了摇头,湛玉开口道:

        “陆统领,是在下找你有事要说。”

        陆明疑惑道:

        “是什么事?”

        “是刘祁山,刘大人之死一事,那夜我被贺兰芝掳走,他告诉我说刘祁山是自缢的,而气元丹正是贺兰芝给刘祁山的。不仅如此贺兰芝还有可能是,二十五家灭门惨案的遗孤?”

        湛玉说完,易容成大胡子的湛修喆道:

        “贺兰芝冒充刘睿,就是要让刘祁山当朝揭露当年真相吗?”

        湛玉点了点头,陆明道:

        “那还等什么?我现在就去告诉陆大人,没想到凶手近在眼前。”

        湛修喆道:

        “贺兰芝既然敢亲口告诉湛玉,就证明没有证据是指向他的,所以他根本就不怕大理寺。”

        湛玉上前一步道:

        “我可作证。”

        湛修喆摇了摇头:

        “若是这是他的陷阱,届时就会反咬你一口!”

        湛玉沉思了片刻道:

        “对了,刘奇说刘祁山生前说,二十五家灭门案和暮苍山案,都是一击毙命,伤口又细又窄出血很少,我曾在将军的过往里看见过这样的伤口,陆统领不防问一问将军,当年被刺杀的那两个小卒可否查到了真凶?”

        湛玉又想起湛修喆心口闷闷的,陆明暗道人就再这呢!还用我问什么?眼神瞄向湛修喆意思是,还不跟湛玉说明大胡子的真实身份吗?湛修喆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陆明撇了撇嘴没再出声。

        突然的沉寂湛玉想着有关奣影卫和老公爷的事情,因为他始终都不相信老公爷会做那么残忍的事情,因此并没有将奣影卫的事情说出。

        湛修喆则想着,已大胡子的身份,侧面了解一下湛玉对自己的心意如何?他不相信湛不喜欢自己,只是湛玉自己不知道?又或者一时接受不了罢了,他要用大胡子的身份开解湛玉和自己和好?

        陆明心道,青黛是跑到哪里去了?刚刚的嘴还没亲到呢?三人各怀心思,没在继续说下去告别了彼此。

        湛玉独自往回走着,一路上心事重重的跟迎面走来的小宫女撞了个正着,二人都跌坐在了地上,小宫女哎呦着道:

        “你是哪里来的小內侍?不看路的吗?”

        湛玉赶忙爬起去看小宫女,面带愧色的说着:

        “是湛玉莽撞了,我会些医术的要是哪里受了伤,我可给你诊治。”

        小宫女低头嘟囔着:

        “江湖郎中,谁敢让你诊治......”

        话落一抬头小宫女就后悔了,目光直直的盯着湛玉,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就如画中仙一样,有些羞涩的道:

        “我无碍的。”

        湛玉闻言心下稍安,对着小宫女施了揖礼后继续往前走,小宫女看着湛玉的背影久久失神,目光眷恋的自言着:

        “湛玉......真是个好名字呢?”

        说完乐颠颠的走了,暗中跟着的湛修喆见此叹了口气,心道小鹌鹑真是一刻都不让人省心,这么一会工夫,就又招惹上了一个小宫女?黑着脸想着湛玉是鲜花吗?怎么的这般招蜂引蝶呢?

        湛修喆正惆怅着湛玉老么招惹些女子倾慕,不料看见霍秧追着乌蚜闪过,好奇的跟了上去,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乌蚜开口道:

        “你怎么进宫了?”

        “还不是为了你......”

        霍秧说着,乌蚜满脸的不解,霍秧轻叹一口气道:

        “我担心你一个人在宫中应付不来,湛玉又是个白给的。”

        提起湛玉乌蚜就有气,向倒豆子一样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还骂了两句湛玉是傻瓜的话,湛修喆不悦的蹙起了眉,霍秧则笑眯眯的看着乌蚜满眼竟是宠溺,他感觉此时的乌蚜才是与她年龄相仿的样子,之前老气横秋的小女孩都是巫族给乌蚜上的枷锁,他的乌蚜就该这般,有喜、又怒、的才叫活的像个人?

        乌蚜说了这么多见霍秧只是在哪里傻笑,气的怒呵道:

        “霍秧,你在嘲笑本尊使?”

        霍秧连忙摇头道:

        “尊使息怒我没有,既然湛玉如此不识相尊使何故在管她,任由他在宫里自生自灭算了。”

        乌蚜摇头说着:

        “不行,我还要将她带回南离国呢?忘月这个女人哼......”

        “你要回南离国?什么时候?”

        霍秧打断了乌蚜的话,一脸焦急的问道:

        “乌蚜点了点头,我是出来找乌离的,现在乌离死了待北川的事情了解,我就要带着湛玉回去。”

        乌蚜的话令暗中的湛修喆握紧了拳头,心道乌蚜果然是奔着湛玉来的,竟然是想把他的小鹌鹑拐骗走,休想,他的小鹌鹑谁都别想打主意。

        霍秧闷闷不乐的问:

        “那我呢?我怎么办?”

        乌蚜不以为意的说:

        “我离开时,会将你我的同生蛊解了,届时你就自由了。”

        乌蚜本以为她这样说霍秧会欣喜若狂,没成想霍秧双手猛地扣住了她的肩膀,癫狂的低吼着:

        “你不是说,一日为奴终生为奴吗?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吗?怎么有了湛玉就要把我丢弃了吗?我现在就去杀了他,看你还怎么带他走。”

        霍秧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开,乌蚜喊道:

        “站住......”

        话一出口,紧张的看了看四下见没有惊动什么人,安心的吐了一口气,见霍秧无视她的话继续走着,气的乌蚜大步跑上前去,双手张开拦住了霍秧,怒目圆瞪道:

        “你敢违抗我的令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