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豪门总裁-> 逃婚后,太子将我宠成心尖尖-> 第一百零三十九章:陈黑狗叶府抄家
第一百零三十九章:陈黑狗叶府抄家 作者:徐风明媚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6-28
  •     叶清歌的目光无比的坚定,虽然知道李达和贾精忠等人都是为了自己好,自己不该拒绝他们的规劝,但是她今天却不得不回去。

        李达和贾精忠几人相视一眼,还是不赞同。

        “放心吧,这件事情我能处理好,也必须要处理好。”

        叶清歌看着李达和贾精忠等人点点头,不再迟疑,在他们的护送下出了战北将军府的大门。

        “丫头,我陪你一起去。”

        李达在叶清歌上马车之前拦住了她,总觉得不放心,那些抄家的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一般来说被抄家的人就不会有什么翻身之日了。

        “不必,义父这件事不能连累你,我既然说了解决的办法就一定会没事,相信我。”

        叶清歌拒绝了李达的陪同,这一刻虽然还是那个小丫头但是似乎又不是那个小丫头。

        有一瞬李达在叶清歌的身上看到了婉如贾老将军一样的威严和不容置喙。

        “那你,那你一定多小心,我和你贾伯伯这就进宫。”

        李达说着大力的拍了一下马车板,嘴里十分不敬的说道:“皇上这是老糊涂了。”

        “慎言!”

        贾精忠说着瞪了李达一眼,偌大的征西将军府说抄家就抄家,可见皇上的无情手段,李达这嘴怕不是要惹来祸端。

        “贾伯伯你们也不必入宫了,征西将军府和战北将军府一向是制衡的关系,如今若是相互扶持的话恐怕未必是皇上乐见的。”

        叶清歌的话点醒了贾精忠等人,是的,如果他们贸然进宫,说不定皇上会怎么想。

        想到这里贾精忠不禁深看了叶清歌一眼,这样聪慧的丫头希望命运不要太凄惨才好。

        抄家流放日后的命运就是漂萍,甚至以后有没有命活还不一定。

        不过届时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把她救出来,就是这孩子以后的生活,婚姻怕是不会太好了。

        唉!

        贾精忠在自己的心中哀叹了一声十分的感慨心疼,虽然他们和叶清歌相识不久,但是这丫头确实让他感觉到了温暖。

        虽然有人说叶清歌和战北将军府往来是有利可图,可是只有他们知道其实是自己有利可图,叶清歌做的这些都为战北将军府的发展带来了莫大的契机与荣誉。

        叶清歌说完上了马车,最后看了大家一眼双手一抱拳,然后放下了马车帘子朝着叶府的方向而去。

        “清歌丫头这一去不知不知道会不会……”

        肖安看着叶清歌快速朝着远处奔去的马车犹豫的道。

        “唉,我们毕竟人微言轻,要是老将军在的话或许还会……”

        陈安道没有继续说下去,其实他也知道就算是贾老将军在有些事情也没有办法,而且或许会适得其反。

        只是想给自己一安慰,但是这个安慰终究是没有什么作用。

        ……

        北修是早就知道,还是才发现?

        皇上究竟是为什么要抄家叶府?便宜爹难道在前线吃了败仗?

        太快了,这个抄家太突然了,为什么一点征兆都没有?

        祖母是知道是消息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问叶家有什么仇人的时候她的表情那么平静,难道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抄家,古代的电视里抄家就是一片乱象,但是真实的抄家可能比电视剧里演的还可怖,毕竟电视里有些情节是不能演的。

        叶清歌从机械库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枪,在抬头的时候眼内一片锐利。

        为了尽快赶回叶府,所以叶清歌命车夫走了小路,然而就在快要到达叶府的胡同里,忽然听见车夫一声“吁”,马车急急的停下来。

        出事了。

        叶清歌一下子挑开车帘,看向车外,只见马车对面站了六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长刀,看起来面色不善。

        ……

        热闹的长街上被一队人马打破了繁华景象,为首的男人身形消瘦,留着两撇胡子,一边策马狂奔一边挥舞着鞭子抽打着路上的行人。

        他身后的兵丁也脸上带着喜悦的光芒的,跑步的状态都十分的急切。

        街上的百姓都纷纷退让,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对人惹不起,是大理寺专门负责抄家的兵丁。

        “哎呦不知道是谁家又有劫难了,竟然是陈黑狗去抄家啊。”

        “是啊,遇到谁不好偏偏是陈黑狗,他们家的姑娘们算是遭殃了。”

        “小点声小电声别被他听见。”

        街上百姓们接头接耳议论纷纷,这个时候无比庆幸自己就是个平民百姓。

        作为皇城百姓他们是非常有见识的,抄家的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常见的很。

        与此同时他们甚至知道抄家的队伍里谁最贪财,谁最好色,谁稍微好说话,说是个王八蛋。

        今天这个陈黑狗是最坏的,又坏又狗,贪财好色不说还翻脸不认人。

        之前有一个户部的官员被抄家,这个陈黑狗就看上了人家的小姑娘,小姑娘才十二岁,他爹为了活命就把姑娘推出去了,可是姑娘被人胡祸害了,陈黑狗还是命人将那当爹的打死了。

        “停!”

        陈黑狗带着人来到了叶府门前,一举手做了一个停下来的手势,其他人便停在了叶府的门前。

        有一些百姓跟在他们的身手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竟然是征西将军府吗?这是要抄家征西将军府?”

        “不能吧,那可是征西将军府啊,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还是有是误会?”

        “是啊是啊,征西将军府那可是四大将军啊。”

        “要真是叶将军府上上的话,那府中的几位小姐岂不是有麻烦了?”

        “是啊,那几位小姐岂不是要遭殃了。”

        陈黑狗听着周边人的话,撇嘴一笑,今天为了讨这份抄家的差事他可是没少花银子,为的就从这几个小姐身上讨回来。

        叶素云和叶清月那都是贵女中的贵女,当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至于那叶清歌也是个娇俏的,但是没办法是个县主还真不能对她怎么样。

        陈黑狗想着朝着带来的人比了一个手势其他人便冲了上去,一顿狂敲门。

        叶府的门房是白氏的亲信,平日里狗眼看人低,嚣张的很,今天开了门挺着肚子就出来了。

        “你们都是不知道这里是征西将军府吗?竟然在这里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

        “体统?老子们就是体统!”

        为首敲门的士兵一个巴掌打在了门房的脸上,再一个飞脚就将他踹飞了,其他人这一拥而入。

        其他门房见事不好赶紧往内院跑,一边跑一边喊:“不好了,官兵私闯叶府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