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奖赏 作者:令芽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8-07
  •     代清允有些佩服,果然,见识和心胸很重要。

        如果赵氏能和大郎一样,她也不会做出这些事了。

        “你好好养伤,你皮肤这样嫩,每天都要记得擦药膏。”高芝芝是真心喜欢代清允,这会儿喋喋不休是嘱咐着。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代家众人又赶车回石头村。

        这几日代清允没看见过赵氏,这会儿出门坐马车,赵氏看见她,眼神涣散,嘴巴动了动,没说话。

        代清允有些奇怪她的反应,别是受刺激傻了吧?

        “发什么呆,快上来。”李氏招呼着她上车。

        今日雪停了,路要好走一些。

        几辆马车天不亮就往石头村赶去。

        ……

        林氏让新来的几个下人一块来了石头村,虽然今年过年人多,但还是没有去年热闹,都有些小心翼翼的。

        “四姐,我们去堆雪人。”四郎倒是没受这些影响,回家两天就乐呵呵的拉着顾然一起来找代清允。

        “好,就堆在大门边。”代清允一听,也来了兴趣,雪天不堆雪人实在是乏味。

        于是乎三人又去喊了代清蓉代清依,去了大门边,热热闹闹的堆起雪人来。

        二郎也从屋子里出来,笑道,“四郎,你们怎么没喊我。”

        四郎嘟了嘟嘴,“大伯娘不让……”

        一旁的顾然连忙捂住他的嘴巴,又看着二郎笑道,“二哥,我们一起堆雪人吧。”

        代清允看了一眼顾然,暗笑,这小子反应真快。

        二郎无奈,看向代清允。

        这几天他和玉儿被娘缠着,每天都陪着她,根本没空找允儿。

        代清允对他笑笑,表示理解。

        一群人闹哄哄的堆起雪人来。

        林氏带着其他女眷在堂屋里包饺子。

        “这些孩子,也不怕冷。”

        “呵呵,我们小时候没的玩,冬天就爱打雪仗。”宏婶接过林氏手里的饺子,整齐的码在板子上。

        今年人口增多,包的饺子也多,直接码在板子上然后放在外边冻了。

        林氏笑呵呵的,又转头看向高芝芝,“你可有不习惯的,咱们在农村过年不比在县城。”

        “哪里有什么不习惯的,人多才好呢。”高芝芝笑眯眯的说道。

        赵氏不在这儿,明显大家情绪要好很多。

        秋月也带着其他下人在旁边包饺子,一片其乐融融的。

        ……

        大年三十中午,还没等石头村人开始热闹,就来了几辆马车停在代家大门。

        自称是京城来的公公,带来了皇上的圣旨。

        这一下,代家人掀起千层浪,纷纷猜测是不是和冰窖有关。

        代老爷子顾不上腿伤,连忙带着家人上前领旨。

        为首宣旨的公公是个小太监,生的白白净净。

        他见代老爷子很是懂规矩,点点头,打开圣旨。

        咬文嚼字半天,代清允大概听懂了,就是说代家有功,特赏赐黄金百两,白银千两,还听闻代家有两个儿郎明年要去京城考试,要努力巴拉巴拉。

        念完这道圣旨,小公公将圣旨递给代老爷子。

        “多谢公公,这一路奔波辛苦了,今天过年,留下来吃顿年夜饭如何?”代老爷子诚心想留他们一行人吃饭。

        毕竟冰天雪地的,又是过年。

        这时林氏也让宏婶准备了一个大荷包,她亲自递给那小公公,笑道,“各位大老远跑来也不容易,这辛苦费也是我们的心意,公公拿着去喝些酒。”

        小公公笑着收下荷包,“吃饭就不必了,杂家还要赶回去复命呢。”

        说罢他又看向一旁的女眷,“请问哪位是高县主?”

        高芝芝连忙上前行礼。

        小公公见她行礼连忙将她扶起来,“县主使不得,杂家此次前来,带来了皇后娘娘特意准备的年礼,县主拿着吧。”

        身后的公公立马拿来一个锦盒递给她。

        高芝芝瞧见那盒子眼熟,双眼一热,“这是,我娘以前送娘娘的……”

        小公公笑道,“娘娘说,县主如今嫁人,望您一生顺遂,也是全了高夫人一片苦心。”

        高芝芝点点头,紧紧搂着那盒子,大郎见状上前扶着她。

        “这位便是代明文公子了吧,娘娘说,望你夫妇二人琴瑟和鸣,白头偕老。”小公公看着大郎,说话间不自觉加重语气。

        天家还是记挂着高家的,高芝芝心里感动,眼泪没忍住掉了下来。

        “多谢娘娘,明文定会护她一生。”大郎擦掉高芝芝的眼泪,笑看着她说道。

        小公公点点头,又命人将奖赏全数带上来,再把皇后特意给高芝芝准备的年礼放到一边。

        这也算是敲打代家,高芝芝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她背后还有天家撑腰呢。

        代老爷子亲自送走这一行人,外头围了不少看热闹的村民。

        “这是京城来的吧!”

        “是京城里头的公公吗?”

        “我听见说是圣旨什么的,不得了呀,代家得了皇上的圣旨。”

        “这事京城的马车吧,好气派。”

        “嘘,别说了,他们出来了。”

        等小公公一行人上了马车离开,代老爷子身旁立马围满了人。

        “老爷子,这是得了什么赏赐呀,皇上还派人来了,好生气派!”

        “你刚才没听见吗,黄金白银呢!还有那么多箱子!”

        代老爷子腿有些疼,他还是笑道,“允儿想的冰窖,得了天家青睐,已经下了告示,各府城都可建冰窖。”

        “今天过年,大家都快回家吃饭,吃了饭小娃子们都来讨喜钱。”

        大伙听见老爷子的话,连连说着代家大气,一边聊着圣旨的事情回去了。

        毕竟石头村,就是整个封县,这圣旨还是头一份呢!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次秦家也得了圣旨和奖赏罢了。

        “爹,快回屋去。”代之义几个兄弟扶着代老爷子进屋。

        老爷子瞧见院里正忙着搬东西的大伙,哈哈一笑,“今天好好热闹一番,之义啊,你们几个好好将这圣旨香火供奉前来,不可懈怠。”

        “是是是,刚才就拿去了堂屋案上放着了。”

        “吃过饭我们就重新打个台子,将圣旨供奉起来。”

        林氏也乐呵呵的,招呼人先把高芝芝的东西搬去她房里。

        黄金白银这么多,代家人都乐的找不着北了,再加上一些别的奖赏,林氏的小库房直接塞满了!

        “好在咱们宅子扩了,不然这么多东西没地方放了。”钱氏笑道。

        “可不是,这么多黄金白银,晃花了我的眼睛。”孙氏在一旁也捂嘴笑着。

        “这都多亏了允儿,没想到咱们代家还能得皇上青眼,大郎三郎的考试也过问了呢。”钱氏在孙氏耳边小声说道。

        孙氏点点头,看了一眼又回房去的赵氏,“只怕是大嫂又要气了。”

        “别搭理她。”钱氏现在腰杆子笔直,儿子有出息,二房也有营生,到底是不一样。

        因为今年人多,年夜饭开席是在隔壁新宅子的堂屋里头。

        整整摆了四桌。

        代清允这些小辈坐在一起挤挤凑了一桌子。

        “今年的菜好丰盛!姐,我要吃鸡腿!”四郎看着桌上的菜直流口水。

        “等会,爷爷还没说话呢。”代清依抓住他那不安分的爪子。

        其他人偷偷笑起来。

        代老爷子坐在主桌,举起酒杯说道,“今年,咱们家富裕起来,大郎三郎也争气,芝芝也是个孝顺体贴的,又得了天家的奖赏,我很高兴。”

        “一家人,总归有些磕磕碰碰,我希望你们记得,和气才是最重要的。”

        “今年有好事有坏事,我也不多说了,总之自个儿心里都要有杆秤,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老爷子说罢,让大家动筷子。

        赵氏瞧见大家一派喜气洋洋,她心里越发不痛快,赵家人这会儿还在牢里,她如何能高兴?

        这些天她一直忍着,哭的眼睛都肿了,林氏也不管她,她算是明白了,哪怕自己生了个争气的儿子,那又如何,还比不上代清允那死丫头!

        想到这里,她带着红血丝的双眼看向正吃的忘乎所以的代清允。

        她倒是高兴了!

        赵氏呼吸急促起来,心跳也有些快,后悔自己当时怎么没有直接掐死她!

        “娘,您吃这道炒鸡心,宏婶手艺真是好,这鸡心做的又香又入味。”

        李氏自然是看见了赵氏的眼神,她笑眯眯的给林氏夹了菜,又提高了声音,“这心呀,要新鲜,没有坏的才行,要是心坏了可难吃了。”

        “哼。”赵氏现在有些怕李氏,她头上的包这两天才消,她哼了一声,低头吃东西。

        心里却在思索着,自己一定要想法子弄的四房不好过才行。

        凭什么她们所有人都其乐融融,今年回娘家,她只能去牢里看爹娘了!

        李氏见她认怂,也不再搭理她。

        年三十的菜色丰盛,代清允这一桌吃的各位高兴,四郎和顾然两人肚子直接圆了。

        吃过饭,一群人又闹哄哄的出门放烟花。

        冬日黑的快,吃完饭这会儿天空已经黑漆漆的了。

        不过村子里张灯结彩的,看起来也不太黑。

        “大哥,让我来点!”代清允有些兴奋,拿过大哥手里的火折子,上前点了烟花。

        因为去年代家也放烟花,这会儿跑来了很多吃过饭的小孩围观。

        一是为了看烟花,二是为了等会讨喜钱!

        “今年烟花真好看!”代清允抬头看着天空一片绚烂,嘴角翘起。

        二郎走到她身旁,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允儿,新年快乐。”

        代清允心里一暖,他这是记得自己去年哭了的样子。

        “谢谢二哥,新年快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