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这个女剃头匠功夫了得-> 第一百十八章 还在钱生钱
第一百十八章 还在钱生钱 作者:鬼隶主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8-07
  •     “九斤师傅,大肚钱的钱越生越多了呢,你要不要也去生一下?”

        包打听一听唐青让他报告大肚钱“钱生钱”的情况,来了劲。

        “生你个癞子头,你这个推广大使推广到我头上来啦?说,他现在什么个情况?要老实说,不能隐瞒一点一滴。”

        唐青从工具架上拿起剃头刀。

        “老实说,老实说,不隐瞒,不隐瞒。”

        “快说!”

        “九斤师傅,你能不能先把剃头刀放下?这样我说不利索。”

        “不能!”

        “九斤师傅,大肚钱上次在店里被你惩罚之后,他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一定不要在你面前提‘钱生钱’的事情。”

        “那你不准备提了?”

        “怎么可能呢?大肚钱他叫我不提我就不提?我让他加我一点推广费都不肯,我凭什么听他?我只听你九斤师傅一个人,你叫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眨一下眼!”

        “快说,大肚钱他‘钱生钱’生的怎么样了?在哪里生?”

        “九斤师傅,自从上次在你这里吃跌之后,大肚钱警惕的很,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没有固定的地方。”

        “哦,从阵地战改为游击战啦?”

        “九斤师傅,不是我说,这游击战就是厉害,被大肚钱‘钱生钱’打倒的人一批接着一批。”

        “一批接着一批?他们那么好骗吗?”

        “九斤师傅,这怎么是骗呢?这是正正规规的‘钱生钱’活动。”

        “正正规规的‘钱生钱’活动?你说我信吗?”

        “九斤师傅,你不信也得信,所有收据上面都有银行的印章和大肚钱的签名。如果你这个还不相信,大肚钱可以给你出借条,算是他向你借钱,利息三分。”

        “有银行的印章?还利息三分?”

        “九斤师傅,不信你看!”

        包打听从脏兮兮的腰包里拿出一张收据递给唐青。

        唐青接过一看,还果真是一张银行的正规收据,上面盖着银行的一个印章,经手人一栏签着大肚钱的大名。

        “大肚钱出的借条你有吗?”

        “有!”

        包打听又从腰包里拿出一张借条来。

        “借条

        今本人×××(身份证号码:1234567890xxxxxxxx)向×××(身份证号码:1234567890xxxxxxxx)借款xx万元,月息三分,每月月底支付。xxx可随时要求xxx归还借款,逾期不还加倍清算。

        借款人:xxx。

        xxxx年x月x日。”

        唐青见借条上有大肚钱的签名,签名上有个大红手印,还加盖了一个银行的印章。

        “九斤师傅,没问题吧?嘿嘿。”

        包打听的神情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收据也好,借条也好,从唐青的认知来看,确实一点也没有问题。特别是那个银行的印章,对唐青这样不是场面上人来说,不得不相信,也必须相信。

        “那大肚钱他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地搞呢?”

        唐青纳闷,既然大肚钱手续规范,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躲躲藏藏地搞这“钱生钱”的活动呢?

        “九斤师傅,这个你不明白了吧?钱行长说过,现在银行和银行之间、储蓄所和储蓄所之间的竞争激烈着呢,为了拉存款可以说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不择手段?”

        “九斤师傅,那只是一个形容词,形容词而已。钱行长的意思是,他的‘钱生钱’活动之所以要搞游击战,不能光明正大地搞,是担心被其它银行和储蓄所的人知道。一旦他们知道了,也模仿去这样‘钱生钱’,那他不是被他们打败了吗?”

        “哦。”

        唐青还是纳闷。

        见唐青还不相信他,包打听凑近唐青轻声说道:

        “九斤师傅,你知道吗?李老板本来也想和钱行长合作呢。”

        唐青退后几步,坐回到理发椅上。

        “你说李老板也想和大肚钱合作?怎么个合作法?”

        包打听走到理发椅前,癞子头凑到唐青面前,神神秘秘地说:

        “九斤师傅……”

        唐青举起手中的剃头刀,阻止他说下去:

        “坐到长排凳上去,好好说。”

        “哎,好好说,好好说。”

        包打听一见唐青举起剃头刀,那副猥琐相立马变成小鬼样,乖乖退回到长排条凳上坐好。

        “李老板当时候从我这里带你和大肚钱走,不是让你们帮她宣传美发美容沙龙吗?”

        “李老板确实是让我为他宣传美发美容沙龙,说只要我帮她拉到一个客人,给我五百元。”

        “一个客人五百元?我剃一个头五元,她的美发美容沙龙收费得多贵?”

        唐青自言自语,心想,亏得及时阻止李丽搞那不正当的传销,否则得有多少街坊邻居被骗?

        “九斤师傅,我这五百元只能算是小意思呢。李老板和钱行长的合作那才是大手笔,发大财!”

        包打听脸上又得意起来,屁股悬了起来。

        唐青剃头刀一举,大声说道:

        “你坐好!说,李老板和钱行长打算怎么合作?”

        包打听悬起的屁股结结实实坐回到长排条凳上,癞子头朝店门口看了一下,回过头,双手做成喇叭状,裹紧喉咙对唐青说道:

        “九斤师傅,李老板要和钱行长强强联合,干大事情。”

        “好好说,不要弄的这样神秘兮兮。”

        “九斤师傅,李老板说,她可以为钱行长提供‘钱生钱’的活动场所,但钱行长必须将他的客户介绍给李老板。”

        “你说的明白一点。”

        “就是李老板的美发美容沙龙可以免费给钱行长当‘钱生钱’的活动场所,但钱行长在为那些‘钱生钱’客户办理收据的同时,必须用第一个月的利息给他们办一张美发美容沙龙的会员卡。以后李老板有新的客户介绍给钱行长,钱行长有新的客户介绍给李老板。李老板为钱行长的客户办理‘钱生钱’业务,钱行长为李老板的客户办理美发美容沙龙的会员卡。”

        “呀呀呀,还真勾搭上了,我全剃你们个金光灿烂,省得你们进去再剃!”

        唐青怒火中烧,手中剃头刀一甩,“啪嗒!”一声,深深插在长排条凳的一根木条上,距离包打听的左手臂只有一掌,吓的包打听身体一哆嗦,滚落到地上。

        “怎么?见到我有那么害怕?”

        “不用跪,不用跪,我今天没带压岁钱。”

        老龙头和王木匠一前一后走进人民理发店。

        “我我我……”

        包打听瘫在地上起不来。

        “九斤师傅,你这人民理发店要改成养鹅场?”

        “可惜这只癞头鹅没有多少肉,又臭又老。否则今天杀了他,‘五一’杀猪佬、大毛办酒刚好红烧。”

        老龙头鄙夷地看了包打听一眼,过去泡茶。王木匠从长排条凳上拔下剃头刀,递给唐青。

        唐青接过剃头刀,对包打听说道:

        “你起来,我有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你!”

        “九斤师傅,我起不来。”

        “起不来?如果你按我的要求不折不扣完成那一项光荣的任务,请你喝老酒还给你大红包。”

        “真的?九斤师傅你真的会请我喝老酒?真的会给我大红包?”

        包打听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

        “九斤师傅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

        “九斤师傅吐口唾沫就是钉,言出必行!”

        老龙头和王木匠泡好茶在长排条凳上坐下。

        “包打听,‘五一’那天你联络十辆黄包车来我店门口。记住,八点钟前必须到,我给你布置光荣的任务。”

        “遵命!”

        包打听领了唐青的令,摇摆出人民理发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