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总监大人的追妻之路-> 第一百二十四章 好看给谁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好看给谁看 作者:寒岩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2-08-08
  •     不得不说和Timmy得谈话是轻松的愉悦的,虽然话聊仍然无法彻底地解开昱菡没有胃口的问题,可至少,她还算是吃了一些东西的。好人做到底的Timmy总监还贴心地把她送回了自己的公寓,也是第一次,Timmy不无玩笑地说,“Lily黎啊,原来你家离公司这么近,真不知道你从前迟到所谓堵车的理由是从何而来的?”

        真是服了这个总监的情商了,明明知道自己正在为情所困,却还拿从前迟到这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秋后算账。昱菡无奈地看了一眼Timmy,不管怎样,这位领导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她勉强赔了个笑脸,“以后那个理由不会有了。”

        幸福美景四个鎏金大字在路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幸福美景……真是可笑,至少现在,昱菡不知道她的幸福在哪里,更不觉得哪里就成了美景了。

        大门口儿的保安昏昏欲睡,看到进来的是一个女孩子,又继续昏昏沉沉而睡。

        空旷的小区带着夜晚少有的安静和冬季的清凉,走在这样的小区里面仿佛都能听到自己脚步的回音。干瘪的树脂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着鬼魅的树影儿,昏暗的灯光照着已经熟睡的小路。

        八号楼一单元,这个已经相知相识了半年多的小区曾经是密友现在却带了几分的生疏。

        二十六楼,那曾经是昱菡提起来就觉得幸福的楼层,不单单是因为那里有自己的家,更因为那也是他所在的地方。

        分手已经有几天了,昱菡没有像别的女孩子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或者闹什么藕断丝连,既然陆骁说出来,她知道,这已经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更何况,那晚的醉酒,她从他的神情中看到不忍的痛苦,那双原本睿智深邃饱富深情的眼神中带着从未有过的沮丧和绝望。

        那一刻,心痛占据了昱菡的心。

        从那天晚上之后,陆骁就从这个楼里面消失了。几天了,早上看不到他的身影,晚上看不见他的归来,就算是放假的大白天,也根本看不到有任何人出出进进。

        仿佛从分手的那一刻起,陆骁就从这个家里面消失了。

        带着脚步回音的楼道里充斥着两个人的甜蜜,满眼望去都是曾经两个人幸福的模样。

        如今,物是人非,他人不知何去,留下来的也只有满眼的心酸。

        踟蹰的昱菡终究是磨蹭着打开了自家的大门,混杂着他的气息的热浪扑面而来,闭眼都是关于他的回忆。落地窗隐约透进来的小区的灯光将房间笼罩,带着鬼魅的暗影儿。明明热气扑面而来,可昱菡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

        原来单身,真的没有那么快乐。

        一个人的夜晚孤枕难眠,曾经的温存弥漫在辗转反侧之间,一晚上的睡睡醒醒终于在晨光中彻底清醒没有了困意。

        很少看到这个城实的清晨,原来也是那么的有烟火气。站在二十六楼向下看,早起的大爷大妈们已经开始了进进出出,他们或是晨练或是忙着买早点,穿梭的脚步,来往的人群,原来生活就是这样的简简单单忙忙碌碌。

        纵然屋子里已经足够的暖,可昱菡还是裹了一个毯子,那是hello Kitty的图案。嫩粉色的绒毛簇拥着昱菡白皙倦怠的脸庞,连同那一小小的身躯一同蜷缩在硕大的懒人沙发里。

        这个懒人沙发想当初还是陆骁搬过来的,她说黎昱菡自己一个人太懒了,要是哪天自己没时间陪伴,她就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晒晒太阳,要不然哪天身上长了绿毛了就不好处理了。

        陆骁的玩笑仍在耳畔,那个叫他晒太阳的人却把她一个扔在了这里。

        太阳已经逃离了地平线飞速地升起,穿过高楼大厦,穿过层层迷雾照在昱菡的脸上身体上,仿佛照进了昱菡的心。

        隔壁就是陆骁家的阳台,还记得当初两个人刚刚好的时候,多少个无法入眠的午夜,两个人就那样站在这里,隔着几米远的阳台聊天直到黎明。

        不知不觉中,昱菡的眼眶有些湿润。明明相识只是几个月的时间,可为什么,这个世界的角角落落,身边的点点滴滴都是那个人的影子?而在那个人的世界中,不知道是不是也有自己的存在?

        记得刚从钟文良那里听说黎老爷子要卖自己房子的时候自己那颤抖无法安稳的心,绞尽脑汁地还在想如何跟老爷子斗智斗勇保留住这套房子。现在看来,卖与不卖都没什么意义了。

        这难道就是曾经山盟海誓要在一起的爱人?

        想想自己第一次来这里正赶上陆骁搬家冉红找上门来。想想那个时候陆骁的绝情,再想想今天陆骁的不辞而别,真是有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感觉!

        温暖的阳光也暖不了此刻昱菡冰冻的内心,耀眼的光芒也无法驱走她内心的阴霾!苍天啊,你在安排缘分的时候就不能慷慨一点吗?为什么明明相遇了相爱了还要忍受如此的折磨?还有那个陆骁,明明说好了要一起坚持,为什么中途放弃的却是你?

        昱菡觉得自己这个人一定是和感情有着什么矛盾,那不然为什么,大学时候遇到人生的第一场恋爱,却是以那个男生的不告而别匆匆落幕。看淡了感情,伤透了情感的心的昱菡一连几年不近男色,直到遇到了陆骁。可甜蜜的日子竟是那样的匆匆,几个月的时光,曾经相约白头偕老的男友也是丢下她不知所踪。

        曾经的昱菡很佛系,但她不信命!可现在,昱菡觉得,这一切就是宿命,由不得她认或者不认。

        躺在床上睡不着,现在懒洋洋地窝在这里倒有了几分困意。迷迷糊糊中,卧室床上的手机好像响了一遍又一遍,昱菡连头都没有转,离开陆骁的手机已经没有了灵魂,除了他,谁的电话都不想接。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睡着了,昱菡再清醒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早上没有洗脸,现在觉得连眼屎都快被太阳晒干了。

        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半,可思绪却还停留在昨天。躺在这里仿佛都成了太阳能充电宝,不吃不喝却不觉得饿不觉得渴。

        难得的,门铃响起,一声,两声,三声……

        昱菡挣扎着从懒人沙发中起来,说也奇怪,还记得刚刚搬来这里的时候,自己的三个哥哥是有事没事儿地就来光顾,现在可倒好,整层楼就剩下她一个人了,这里倒成了清净之所。

        一天的时光都要挨到了傍晚这里才有了一个“不速之客”。昱菡拢了两下根本没有打理的头发迈着懒洋洋的步子去了门口儿,嘴里不耐烦地应付着门外的来客,“好了,不要催了,来了。”

        门打开,是悠悠!许久未曾主动见面的许悠悠!

        看来时间真是抚平一切伤口的良药,现在站在昱菡面前的悠悠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眼里有光,嘴角儿有笑,整个人散发着说不出来的精神。

        昱菡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悠悠先是苦涩地一笑,继而扑在那个丫头的怀里。这个死丫头也真是的,明明应该知道自己心情不好情绪低落,可她倒好,捯饬得光鲜亮丽不说,这身上还喷了淡淡得香水。仔细闻闻,好像是韦昱灿难得喜欢的味道。

        昱菡眼眶一热,泪珠滚落,她就那样伏在悠悠的肩头,先是低声地啜泣,继而大声痛哭起来。

        悠悠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她哭,她就轻轻地安抚她的后背。

        温暖轻柔。

        大约十分钟后,哭红了鼻子的昱菡终于是收敛了自己决堤的泪水,红肿着一双眼睛看着眼前已经朦胧的悠悠,委屈地嘴巴噘得老高。

        “都多大了,还知道哭鼻子!”悠悠艰难地腾出手来捏了捏昱菡的小脸儿,根本不嫌弃这个家伙鼻涕眼泪地弄脏了她肩头胸前一大片。

        “你没来的时候我是好好的,你一来……”这么一说,昱菡又要委屈地泪如雨下。

        “好好好好好,停,我知道我错了。那我……先回去好不好?”悠悠调皮一笑,昱菡立刻揪住她的袖口,“你敢!”

        悠悠不是不敢,她只是舍不得。

        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悠悠特意去了超市好一通的采买。柴米油盐酱醋茶水果牛奶热饮茶,凡是昱菡平时喜欢吃的,凡是悠悠能想到的她统统买了过来,不畏辛劳提到了楼上。

        只那么刚刚走进屋子,许悠悠就已经累得疲惫不堪,一只手一松,所有的袋子哗啦落地。

        “哭得这么难看。”悠悠抽了两张纸在昱菡的脸上擦了擦。

        “女为悦己者容,我现在好看给谁看?”

        “呦呵?还知道顶嘴,看来精神头儿不错。”

        “我现在就光剩下精神头儿了。”

        “没事儿,我来了,你就什么都有了。”悠悠将昱菡散落在地上的毯子重新拾起给她披在肩上。又看了看那个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恢复形状的懒人沙发,“你先无晒晒太阳,我马上就好。”说着,不由分说地把昱菡安置在了那个沙发里面。不同的是,昱菡还拉来了小桌子,泡好了奶茶,放好了零食。

        一切仍然未能改变,可因为这个小桌子,昱菡觉得冷飕飕的心好像稍稍回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